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中國南海問題論文

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諸島主權和海洋權益的影響

時間:2020-01-07 來源:海南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作者:曲波 本文字數:10320字

  摘    要: 南海傳統航線是官方和民間在長期活動中形成的,具有長期性和連續性,對維護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有重要意義。在南海長期的航行中,航行者發現、命名南海諸島,官方對南海諸島進行管轄,這對我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有確證作用,進而對中國在南海的島礁建設提供證據支持;南海傳統航線中漁民長期持續的活動及官方的行為證明了南海很多地物是能夠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經濟生活的,證明了南沙群島是一個地理、政治、經濟實體,具有整體性,也為南沙群島劃定直線基線提供了依據,對我國在南海的歷史性權利有所影響。

  關鍵詞: 南海傳統航線; 南海諸島主權; 海洋權益;

  Abstract: The traditional rou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re formed in the long-term activities of the government and the people,which enjoy the features of durability and continuity,and are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safeguard China's rights and interes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During the long voyage in the South China Sea,the navigators discovered and named the South China Sea islands and the government exercised jurisdiction over these islands,which confirm China's sovereignty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islands,and thus provides supporting evidence for China's construction of islands and reef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long-term and sustained activities conducted by the fishermen and official behaviors in the traditional routes of the South China Sea have proved that many featur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can maintain human habitation or their own economic life,and the Nansha islands are a geographical,political,and economic entity with integrity. These traditional routes not only provide a foundation for the use of a straight baseline in the Nansha islands,but also has an impact on China's historic righ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Keyword: traditional rou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sovereignty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islands;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e sea;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于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聲明》(以下簡稱《聲明》),中國在南海的權益包括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但有國家對我國在南海的領土提出主權主張,否認我國在南海的海洋權益。為此,本文從南海傳統航線的視角,將私人活動與國家行為相結合,分析南海傳統航線對維護我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及海洋權益的影響。

  一、南海傳統航線的認定

  南海傳統航線是一種習慣航線,是長期歷史活動中形成的,具有連續性,這可以從以下方面得以證明。

  首先,南海傳統航線體現為海上絲綢之路航線。不同歷史時期受航海技術及國家政策的影響,海上絲綢之路航線又有所不同。漢代南海絲綢之路航線先后經歷了十余個國家和地區,從徐聞(今廣東省徐聞縣)港或合浦(今廣西合浦縣)港出發,經北部灣海域向南,到達日南港(今越南南部廣治省),而后駛往外國,包括今馬來半島南部、緬甸南部等地;爻虖娜漳系浇裨侥暇硟,再回到始發港。這一航線是帶有官方性質的航行和海外貿易路線。三國至南朝,航海技術改進,人們開始選擇在南海深海航行,到東南亞諸國從西線(北部灣、海南島以西)改變為在海南島以東海域航行,新的航線經常在西沙和南沙群島航行,這使中國人發現群島,并在群島停泊或補充食物淡水或避風成為可能。隋唐五代,“海上絲綢之路”開始興盛,“廣州通海夷道”開通,至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航線發生了明顯變化,當時的航線是從廣州港出發,到海南島東部海域,在三亞西南海域向越南東部海域航行,到馬來半島、爪哇、蘇門答臘島等地,此時航海的區域日漸廣泛,船舶航行更加頻繁。從活動性質看,唐以前多為朝廷派出使者駛往東南亞,結友好關系,唐以后多為經貿為主的商舶來往,因應這種管理需要,唐代建立專門從事航海貿易的管理機構———市舶司。宋元時期,在南海航行的船只已延伸至亞非地區,形成和開辟了一些重要的新航線。如宋代有從泉州到臺灣的航線,使臺灣淺灘與東沙、中沙和西沙群島聯系起來,宋代專指南沙群島的萬里石塘也擴展到了西沙群島,南海諸島出現地名一體化的趨勢1。明朝鄭和船隊的航線是自宋、元兩代以來海運貿易傳統市場的必經之路。鄭和船隊是以明朝的政治、經濟力量為后盾,以向鄰國擴大政治影響為主2。清代通商貿易航線繼續存在,開辟了東南亞航線,有一批城市通過南海與東南亞國家直航3。
 

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諸島主權和海洋權益的影響
 

  其次,南海傳統航線也包括千百年來我國人民在南海航行捕魚的習慣路線。海南民間用《更路簿》記載了漁民規律性的捕撈生產活動,共記載了20多條西沙捕魚路線、200多條南沙捕魚路線、20多條從南沙返回海南島的航線4。有人總結了東頭線、西頭線和南頭線三條習慣路線。東頭線又分東支、馬歡島和東南支三條,分別從雙子群礁或楊信沙洲(銅金)到西月島;東馬歡島(羅孔)到五方礁(五鳳)和蓬勃暗沙;東南支從西月島經太平島等到艦長礁(石龍)和半月礁(海公)。西頭線從太平島經永暑礁、南威島到日積礁。南頭線從九章群礁的景宏島開始經30多個島礁抵達南屏礁5。

  再次,我國在南海的傳統航線也被很多航海圖所記載。明宣德年間的《鄭和航海圖》將航路上對航行成敗起關鍵作用的西沙群島(航海圖標注為“石星石塘”)和南沙群島(標注為“萬生石塘嶼”和“石塘”)進行了標注,將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所經歷的海域,注為“交趾洋”。明代萬歷年間繪制的《明代東西洋航海圖》描繪了從明隆慶開海后,從我國福建漳州一帶作為主要啟航港的東西洋航路,該航路基本以南海為樞紐,海圖記載的“南澳氣”是我國東沙群島的古稱,也描繪了西洋航線中最主要的航段、我國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海區!吨袊叫嗡畡輬D》由海區航海圖構成,是重要航區、重要港灣和島礁的導航圖,西沙和南沙群島也有涉及?滴跄觊g《東洋南洋海道圖》中的“南洋”是明代的“西洋”,《東洋南洋海道圖》與《明代東西洋航海圖》覆蓋的海域相仿,航路也幾乎相同6。

  總之,南海傳統航線是在長期歷史中形成的,既有因私人活動而形成的,也有官方支持形成的。航線或以捕魚等習慣活動為主、或以擴大政治影響為主、或以海外貿易為主。不同歷史時期的航線雖有所差別,但具有連續性。這些航線均不是單純的航行路線,而是我國長期以來在南海的歷史活動的反映,這些活動對維護南海權益有所影響。

  二、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諸島主權的影響

  (一)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諸島主權的確證作用

  《聲明》指出,中國對南海諸島,包括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擁有主權。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諸島主權有確證作用。

  首先,航行者對南海諸島的發現和命名對官方有重要影響,也被外國所借鑒。在南海長期的航行中,航行者對南海有了認識并加以稱謂。如秦漢至唐代,有“漲海”(對包括南海諸島在內的南中國海之稱)、“崎頭”(對海中的礁嶼、淺灘的稱呼)、“漲海崎頭”(泛指南海諸島礁灘)、“珊瑚洲”(南中國海珊瑚礁所形成的島嶼,亦即指南海諸島的西沙、南沙群島)、“礁石山”(也稱“礁石”,即西沙群島,亦即日后萬里石塘附近的紅石山)的記載7。宋代文獻記載的“千里長沙,萬里石塘”,泛指南海諸島8。元代的“昆侖山”絕非今彈丸小島的昆侖島,應指今南沙群島。明代用“瑯琊山”“巨洲”稱西沙、中沙。明代把南海諸島分為“七洲洋”“萬里石塘”和“萬里長沙”。“萬里石塘”當指西沙群島和中沙群島。“萬里長沙”在“萬里石塘”東南,當指南沙群島。清代也有上述叫法9!陡凡尽酚涊d了漁民規律性的捕撈生產活動,而且以地貌、水文、植物、海產品等對南海地物進行命名。這些命名中,有的表示群體地名,如“東海”指的是包括西沙群島在內海域的俗稱,“北海”是包括南沙群島在內海域的俗稱,其他主要指的是個體地名,有的地名穩定延續至今10。

  雖然單純的發現及命名不等于領土主權的存在,但這些發現和命名對后來官方對南海諸島的命名有重要影響,也被外國所借鑒。1983年中國地名委員會授權公布南海諸島地名的審定原則中規定了科學性原則,其中提到的“島”“沙洲”“礁”“灘”等均可與漁民命名的地物對應11。英國海軍測繪局編寫的《中國海指南》所記南沙英文地名就有不少是海南漁民地名,如白峙仔(passuKeak今盤石嶼),鐵峙(Thi-Tu今中業島)等。1940年出版的日本人小倉卯之助所著的《暴風之島》記載了作者1918年考察南沙所記文字和所繪地圖,其中就有海南漁民地名10個,這說明海南漁民早就在南沙活動,并命名了這些地名,才能為日本人襲用12。

  其次,從史料看,官方對南海諸島進行了管轄。在唐代,南海諸島不僅已經成為振州行政區劃的一部分,而且嶺南節度使還對南海諸島進行行政管理。這標志著南海諸島的行政區劃和行政管理,從唐代開始已初具規模13。從宋代趙汝適《諸蕃志》記載看,南海諸島在宋朝已屬廣南西路瓊管(即海南四州軍)的管轄范圍14。元代忽必烈親派主管天文測量的郭守敬到西沙進行天文測量,明清將西沙和南沙群島列入水師巡航范圍,清朝將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分別標繪為“萬里長沙”“千里石塘”列入清朝版圖。宣統年間,兩廣總督張人駿派遣兩廣水師提督李準巡海視察西沙群島,查明島嶼十五座,命名勒石,在永興島升旗鳴炮,宣誓主權15。另外,從《更路簿》的記載看,海南漁民之所以能長期在南海諸島居住、耕作、捕撈,甚至死葬在島礁上,是因為有政府對南海諸島的管轄和對漁民的保護16。

  (二)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諸島主權衍生的島礁建設的影響

  南海傳統航行中發現南海地區氣候地理條件惡劣,如《順風相送》稱:“春夏二季必有大風,若天色溫熱,其午后或云起,或雷聲,必有暴風,風急,宜避之。”17南海中分布的南海諸島地形復雜,有島嶼,也有暗礁。如《更路簿》中提到的“凌礁”“沙奇頭”“老古”均指的是南海中的諸島礁、“淺”“老古淺”是指尚未露出水面的淺灘!陡凡尽肥菨O民航行的指南,之所以記錄這些地物,就是因為它們對安全航行存在威脅18。

  在傳統航行中,宋代之后,航海技術的發展,使人們對南海更加了解,在很多文獻和航海圖中記載和標注了南海中的諸多危險區。元代汪大淵《島夷志略》中記載的“昆侖洋”指南沙群島及其航海危險區,明代同樣有這一記載。此外,明代也用“瑯琊山”指稱西沙、中沙群島及其附近航海危險區19!睹鞔鷸|西洋航海圖》將危險海區描繪在航海圖上:在西沙群島海區,用“萬里長沙,似船帆樣”的注釋;在南沙群島海區,則用“萬里石塘”“嶼紅色”來描繪。“萬里長沙”“萬里石塘”的點、線分布的范圍和走勢,與今天西沙、南沙群島的地理位置基本吻合20。清代的吳宜燮《龍溪縣志》記載了十八世紀初期余士前兄弟從印度尼西亞蘇拉威西島的望加錫乘船回國,經過“萬里長沙”遇險情況,在南沙群島危險區域中的某島21。

  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諸島主權有確證作用,而南海航行中發現南海自然地理狀況惡劣并加以記載和標注,中國有權利對享有主權的島礁進行建設,島礁擴建后的功能“更多的是為了各類民事需求服務”。22

  三、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海洋權益的影響

  《聲明》指出中國在南海的海洋權益包括:中國南海諸島擁有內水、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中國在南海擁有歷史性權利。內水、領海、毗連區等海域的確定與南;的劃設密不可分,而南;的劃設又涉及到南海地物的性質、南沙群島的整體性及劃設基線方式等問題。

  (一)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海地物性質的影響

  南海航線不是單純的航線路線,航行中有很多活動可以證明南海諸島不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第121條第3款所說的“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經濟生活的巖礁”!锻鈬s傳》記載,“大秦西南漲海中,可七八百里,到珊瑚洲。洲底大盤石珊瑚生其上人以鐵網取之。”該份記載表明我國先民在南海的生產活動最早可追溯至秦代23!陡凡尽酚涊d了海南漁民航海捕魚的歷史及在島上生活居住的事實。漁民在航行中,在西沙群島的永興、東島,南沙群島中的太平、中業、南鑰、南威等島上蓋屋居住,建廟,挖水井,種植椰樹、地瓜和蔬菜等,以辛勤的勞動開發南海諸島,建立房屋與“兄弟公廟”多所24。在考古調查中,發現在南海的很多島嶼上有我國居民遺址,也有很多遺物,主要包括瓷器、銅錢、古幣。如在甘泉島上發現了唐宋時期的我居民遺址,出土的遺留物包括青釉陶瓷器、鐵器,和許多當時居民吃剩的鰹鳥鳥骨、各種螺蚌殼以及燃煮食物的炭;覡a25。在太平島、永登暗沙等遺物點發現的文物以陶瓷器居多,另有一些古代銅幣14。在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珊瑚石小廟里,有些還留有佛像和供器26。此外,還有一些墳墓27。這些活動也被外國所承認。如20世紀初,日本人小倉卯之助到南沙群島窺探時,坦率承認島上有海南漁民,也承認看到我國漁民在島上挖的水井、廟宇、墳墓及繪制的南沙群島航海的水路圖28。英國海軍測繪局編寫的《中國海指南》一書,記載南沙群島的鄭和群礁的情況時說:“海南漁民,以捕取海參、介殼為活,各島都有足跡。”1889年英國船駛入南沙群島時,在安波沙洲發現有中國人的“陋屋之遺跡”。29無論對“人類居住”“本身經濟生活”作何解釋,上述事實均證明南海諸島中的很多地物不是《公約》第121條第3款的“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經濟生活的巖礁”。

  (二)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沙群島整體性的影響

  按照《公約》第46條(b)項的規定,群島是一個地理、經濟、政治實體,或在歷史上已被視為這種實體。需要注意的是,雖然“群島”用語不是規定在《公約》第1部分第1條的“用語和范圍”中,而是規定在《公約》第4部分“群島國”中,但該用語對南沙群島這種遠海群島同樣適用。第一,《公約》第1部分只是規定了《公約》中的一些用語,而非窮盡了全部用語30,對于很多用語的規定是體現在《公約》其他條文中的31。第二,《公約》第46條(b)項“群島”是在第46條(a)項“群島國”項下提出的32,但從內部邏輯看,當群島滿足《公約》第46條(a)項規定時,會構成群島國,群島國在群島基礎上生成,但不能反向覆蓋和限制群島概念的使用。也可以說,“群島國”的界定是從國家管轄或國家組成范圍角度進行說明的,那么某地物能否以群島的身份受國家管轄,均應以第46條(b)項來判斷。即《公約》中的群島是一個普適性的定義,而非第46條“群島國”中的語義性定義。中國雖不是《公約》所說的群島國,但南沙群島作為中國的管轄范圍及領土構成,其是否作為一個整體構成一個群島,同樣也可適用《公約》關于群島的界定來判斷。南海傳統航線證明,南沙群島是作為一個整體存在的,符合《公約》關于群島的規定。

  首先,我國人民在南海長期航行中發現了南海諸島。從自然構成看,約在3.2萬至1.7萬年前,南海海底擴張,形成南海雛形和一系列地質構造帶,南海四大群島在此基礎上發育而成。受海洋地質、地形等條件制約,南海諸島呈有規律的排列,形成一個完整的島群系列33。南沙群島的這些地形密切相關,從地理看,符合群島的定義,構成一個整體。

  其次,在歷史上,南沙群島也是被視為一個經濟、政治實體。從《海國聞見錄》記載看,我國古代航海家向來將南海諸島作為一個相互關聯的整體看待。按照“地脈說”,南海諸島是由潮州南部海面發出的三條地脈,一直向西延伸,這三條地脈把東沙群島、中沙群島、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連成一體,而我國漁民在南海諸島從事生產活動的三條主要作業路線,恰好經過這些海區34。長期的航行中,漁民將南海諸島作為一個平臺,開展各種經濟活動,中國漁民在南沙群島的開發活動已經使得其島、礁、灘、沙和相連水域形成較密切的經濟網絡。政府也一直將南沙群島作為政治和經濟上的整體進行開發、利用和管理35。包括政區設置的整體性,如唐代通過設立節度使的方式對南海諸島進行管轄;宋代置瓊管安撫司,統轄全島和南海諸島及鄰近海域的軍政事務;明代成立瓊州府、雷州府和廉州府,對所屬南海海域和島群管理和開發,清代對此繼承,民國時期海南沿用清朝行政建置。在進行政治管轄的同時,歷朝歷代對之軍事存在。至遲從宋代起已設置水師,保衛和行使對南海諸島及其海區管轄權36。上述情況證明,南沙群島是作為一個整體存在的。

  (三)南海傳統航線對南沙群島劃設基線的影響

  我國目前只是在西沙群島劃設了直線基線,按照我國《領海及毗連區法》的規定,我國的領;采用直線基線法劃定,這樣我國在南沙群島也會用直線基線。從《公約》第7條的規定看,主要是依據一國的自然地理情況來判斷國家能否采用直線基線,但《公約》第7條第5款規定“有關地區所特有的并經長期慣例清楚地證明其為實在而重要的經濟利益”,也可采用直線基線。我國在南沙群島劃設直線基線時,除考慮《公約》的其他規定外,南海傳統航線也為利用第5款的規定提供了證據支持。

  南海傳統航線所經地區清楚證明對我國人民和國家均有重要經濟價值。就對人民的經濟利益而言,南海有豐富的植物資源,如海人草、白避霜花、草海桐、椰子樹。由于歷代我國人民在南海諸島活動,在南海諸島栽培的植物有二百多種26。漁民至遲從明清開始已在南海捕魚,捕撈的產品包括馬蹄螺、海參、硨磲、海龜等37。就對國家的重要經濟價值而言,從南海航海史看,漢代航線上的船只是帶有官方性質的航行和海外貿易38。宋代,海上交往頻繁,商船穿梭于南海航線上,政府曾在廣海設立巡檢司29。唐代為管理經貿往來商船,建立了市舶司39。明朝鄭和下西洋的航線是自宋、元兩代以來海運貿易傳統市場的必經之路。輸入物品有六十八種,輸出物品有二十四種。而且鄭和船隊是以明朝的政治、經濟力量為后盾31。

  (四)南海傳統航線對歷史性捕魚權的影響

  歷史性捕魚權是歷史性權利的一種,“是由于長期的、連續的‘使用’而應被尊重的一項既得權利。”40如《更路簿》記載了漁民捕魚的傳統航線,包括中國漁民從文昌市清瀾港、瓊海市潭門港、萬寧市大洲島、三亞市亞龍灣等往返南海諸島以及各島礁之間的航向和航程,記載了中國漁民從南海諸島往返新加坡等南洋地區的航線41。南海航行中,航行者還對航向、時間、距離、途中所見島嶼、暗礁、以及相關海域的海流速度、天氣變化等重要海洋信息進行了記載,并通過一代代漁民總結完善、修改補充42。

  漁民在南海傳統航線中的活動,不僅是私人的行為,政府也對相關海上活動進行了管理。如清朝政府通過海禁政策強化對漁業和漁民的管理。清代前期,海南島潭門等地方政府,對當地漁民赴南海諸島的漁業生產及駐島行為通過頒布許可、米糧限購與所得稅征收等方式加強管理33。雍正元年(1723),清政府要求東南四省沿海商船和漁船必須用不同顏色的油漆涂飾船頭和桅桿,以示區別,當時廣東的船舶船頭漆成紅色;海船的兩側需刊刻字號,寫明某省某州縣某字某號船,命令“取魚不許越出本省境界……船只有照方能下海”43。

  歷代政府設置巡海機構,負責海上救助及海事活動的管理。宋文帝元嘉元年(424),海軍直到林邑以南35。宋太祖趙匡胤在開寶4年(971)建立了軍事管區,派軍隊駐守,并建立巡海水師,巡管南海海面,“用東風西南行,七日至九乳螺洲(即西沙群島)”,就是宋代巡海水師所到的地點。這條航線也是當時中、西貿易的航線,特別是增設泉州市舶司后,貿易更加頻繁,宋代巡海水師也就不是單純的軍事行動,同時具有保護貿易進行巡轄的性質。明朝水師巡海,防寇,根據黃佐《廣東通志》記載,防寇所涉的“烏潴洋”(今珠江口下川島一帶)、“獨潴洋”(今萬寧縣海外)、“七洲洋”(指西沙群島)都在明代巡海設防的范圍之內!度f州志》記載明初派出精銳海軍前往暹羅等國并撫護貢獻來京,則南海諸島各島群均在明朝海軍巡轄之列36。清朝水師巡視我國南海諸島,擒海盜。清朝黃任、郭賡武修《泉州府志》對此有所記載26,清道光年間規定崖州協水師副將和水師守備,輪替出洋巡緝,建立定期巡海會哨制度37。這些管理為漁業活動提供了保障。

  總之,南海傳統航線作為習慣航線,不僅僅是單純的航線,其中涉及到諸多活動,南海傳統航線對確認島嶼主權、海洋權益有重要影響。

  注釋

  1閻根齊:《南海古代航海史》,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132-136頁,第164-166頁,第188-197頁,第225-227頁。
  2楊熺:《鄭和下西洋航線的形成以及停航的原因》,《大連海運學院學報》1981年第1期,第154-155頁,第157頁。
  3閻根齊:《南海古代航海史》,第293-297頁。
  4中國國際法學會:《南海仲裁案裁決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22-223頁。
  5司徒尚紀:《南海斷續線內南海諸島整體性的歷史地理認識》,見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78頁。
  6劉義杰:《古航海圖中的南海諸島》,見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44-50頁。
  7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北京:東方出版社1988年版,第23頁,第26頁,第29頁。
  8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32-33頁。
  9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48-49頁,第54-55頁,第58-59頁,第72-74頁。
  10周偉民,唐玲玲:《南海天書-海南漁民“更路簿”文化詮釋》,北京:昆侖出版社2015年版,第145-155頁。
  11周偉民,唐玲玲:《南海天書-海南漁民“更路簿”文化詮釋》,第156-158頁。
  12司徒尚紀,許桂靈:《從南海諸島地名類型看我國對其擁有領土主權》,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論文集》(第一卷),?:海南出版社2017年版,第31-32頁。
  13李國強:《南中國海研究:歷史與現狀》,哈爾濱: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98頁。
  14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32-33頁。
  15廣東省地名委員會編:《南海諸島地名資料匯編》,廣州:廣東省地圖出版社1987年版,第161-162頁。
  16周偉民:《中國南海維權的重要歷史依據和法理依據》,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27頁。
  17程愛勤:《西漢時期南海中西航線之我見》,《社會科學戰線》1994年第6期,第143頁。
  18劉迎勝:《東西洋、南海傳統航線與南海的名稱-對所謂西菲律賓海命名的回應》,《國家航!(第十一輯),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版,第59頁。
  19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48-49頁、第54-55頁。
  20劉義杰:《古航海圖中的南海諸島》,見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第44-50頁。
  21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82頁。
  22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http:∥www.fmprc.gov.cn/web/wjdt_674879/fyrbt_674889/t1253375.shtml,2018年11月18日訪問。
  23邊天爵等:《南海“更路簿”調查:歷史與法理》,王崇敏主編:《南海更路簿研究論文集》(第一卷),?:海南出版社2015年版,第250頁。
  24呂一燃主編:《海南諸島:地理、歷史、主權》,哈爾濱: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12年版,第63頁,第151頁。
  25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111頁。
  26周偉民,唐玲玲:《南海天書-海南漁民“更路簿”文化詮釋》,北京:昆侖出版社2015年版,第19頁。
  27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114-116頁。
  28邊天爵等:《南海“更路簿”調查:歷史與法理》,見王崇敏主編:《南海更路簿研究論文集》(第一卷),?:海南出版社2015年版,第248頁。
  29呂一燃主編:《海南諸島:地理、歷史、主權》,哈爾濱: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12年版,第87頁。
  30李國強:《南中國海研究:歷史與現狀》,哈爾濱: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40頁。
  31《公約》采用了“用語”一詞而非“定義”一詞。Satya N.Nandan and ShabtaiRosenne ed,“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1982,A Commentary”,Vol.2,Dordrecht: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1993,p.29,p.38
  32如《公約》第2條的“領海”;第8條的“內水”;第10條的“海灣”;第13條的“低潮高地”;第18條的“通過”;第19條的“無害通過”;第29條的“軍艦”;第33條的“毗連區”;第38條的“過境通行”;第46條的“群島國”“群島”;第47條的“群島基線”;第53條的“群島海道通過”;第55條的“專屬經濟區”;第76條的“大陸架”;第101條的“海盜”;第103條的“海盜船舶或飛機”;第109條的“未經許可的廣播”;第122條的“閉;虬腴]海”;第124條的“內陸國”“過境國”“過境運輸”“運輸工具”。
  33《公約》第46條(a)“群島國”是指全部由一個或多個群島構成的國家,并可包括其他島嶼。
  34司徒尚紀:《南海斷續線內南海諸島整體性的歷史地理認識》,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68頁。
  35劉義杰:《古航海圖中的南海諸島》,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45頁;司徒尚紀:《南海斷續線內南海諸島整體性的歷史地理認識》,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70頁。
  36中國國際法學會:《南海仲裁案裁決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51頁。
  37司徒尚紀:《南海斷續線內南海諸島整體性的歷史地理認識》,王崇敏主編:《南海海洋文化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71-74頁。
  38廣東省地名委員會編:《南海諸島地名資料匯編》,第149頁。
  39周偉民,唐玲玲:《南海天書-海南漁民“更路簿”文化詮釋》,北京:昆侖出版社2015年版,第139-141頁。
  40閻根齊:《南海古代航海史》,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年版,第132-136頁。
  41林家勁:《宋代南海航線的溽洲-兼論<萍洲可談>》,《海交史研究》1988年第1期,第227頁。
  42閻根齊:《南海古代航海史》,第188-197頁。
  43楊熺:《鄭和下西洋航線的形成以及停航的原因》,《大連海運學院學報》1981年第1期,第154-155頁,第157頁。
  44付玉,黃碩琳:《歷史性捕魚權的習慣國際法效力研究》,《太平洋學報》2015年第4期,第85頁。
  45夏代云:《盧業發、吳淑茂、黃家禮〈更路簿〉研究》,北京:海洋出版社2016。
  46中國國際法學會:《南海仲裁案裁決之批判》,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22-223頁。
  47《清圣祖實錄》卷二七一。轉引自中國國際法學會:《南海仲裁案裁決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23-224頁。
  48《嘉慶大清會典事例》卷五O七。轉引自中國國際法學會:《南海仲裁案裁決之批判》,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224頁。
  49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29頁。
  50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37-38頁,第52-53頁。
  51韓振華主編:《我國南海諸島史料匯編》,第67頁。
  52廣東省地名委員會編:《南海諸島地名資料匯編》,第162頁。

    曲波.南海傳統航線對維護南海權益的影響[J].海南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37(06):8-13.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赌场筹码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