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政治論文 > 政治學論文 > 中國南海問題論文

我國歷朝歷代的南海海疆意識探究

時間:2020-01-07 來源:海南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作者:劉國良 本文字數:10430字

  摘    要: 對中國海疆意識的溯源可以發現中國疆域文化并非“重陸輕海”而是“陸海一體”,中國自古即有的南海海疆意識便是例證。而中國的南海海疆意識,屬于對國家整體疆域認知中的海上疆土認知,是國家南海疆土所有權的核心內涵。國家在南海的治理方略、行政管理、對南海的掌控和行使管轄權體現了中國的南海海疆意識。而這種意識有助于創新南海維權思維范式、豐富南海維權理論研究的向度。

  關鍵詞: 海洋活動; 海疆意識; 陸海一體; 祖宗海; 南海海疆意識;

  Abstract: The trace to the origin of China's consciousness of the maritime territory reveals that China's territory culture is not “valuing the land while neglecting the sea”,but the “land and sea integration”,which can be exemplified through China's consciousness of the South China sea maritime territory since the ancient times.This kind of consciousness belongs to the cognition of maritime territory in the cognition of the whole territory of the country,which constitutes the core connotation of the national ownership of the South China Sea territory.The governance strategy,administration,control and exercise of jurisdiction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all reflect China's consciousness of the maritime territory of the South China sea,which is helpful to innovate the thinking paradigm of safeguarding the righ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enrich the direction of theoretical research into the protection of righ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Keyword: marine activity; consciousness of maritime territory; land and sea integration; ancestral sea; consciousness of the South China Sea maritime territory;

  一、問題的提出

  在論及中華疆域文明的特征上,學界普遍受到黑格爾的“重陸輕海”觀點影響,即在其1845年出版的《歷史哲學》中“海洋文明論”部分對中華文明所做的總結。該書中,黑格爾以古希臘的海洋文明為典范、以克里斯托夫·哥倫布的歐洲大航海時代為評判標尺,對中華海洋文化進行評說從而得出“中國沒有海洋文化”或“中國重陸輕海”的論斷1。國內有學者指出中華文明在觀念意識上是“重農抑商、重陸輕海”的思維模式,這種思維模式是自漢唐以降就已然形成了“重陸輕海”海洋觀的思想基礎2。學者周平提出,對海洋疆域的認識取決于海洋活動的持續進行和海洋觀念的產生和發展,而自秦統一六國后進行的持續性海洋活動以及漢承秦制后對海洋的進一步開發利用是否能夠說明我國已經誕生海疆觀念和海洋疆域意識則沒有明確3。周平認為我國對海疆的認知進程長期滯后于海洋活動和海洋邊疆的構建進程,更落后于陸地邊疆的認知4。我國學術界似乎存在一種通說,即中國文化的屬性一直是重陸輕海。同樣,對我國南海漁民生產、生活所做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海神媽祖”以及以漁民實踐為研究對象探究漁民生產生活的信仰問題,很少從國家整體的層面、從我國南海漁民的“祖宗海意識”探究蘊含其中的“國家海洋疆域意識”問題。

  為此,本文將以南海海疆意識為切入點,通過對我國歷朝歷代對南海的官方管控活動和南海漁民耕;顒又兴e攢的歷史經驗進行解讀,發掘蘊含其中的特定意識、特定理念,以期實現對我國南海海疆意識的正確理解。正如學者所言,在這種路徑下對我國南海文獻與南海耕海習俗進行正確解讀,最終發現真正留存下來的南海海洋文化的核心、特定的南海海疆意識、特定南海海洋理念,而無需借助其他材料予以再次佐證5。
 

我國歷朝歷代的南海海疆意識探究
 

  二、中國海疆意識的澄清

  (一)海洋活動之體相

  海洋活動之體相系指海洋活動的本體與現象6。中國對海洋活動的認識最早、最深刻。自周朝起,中國文化已有對海洋活動的認識,如“江、漢朝宗于海”的思想7。中國的農耕文明絕非通常所理解的僅限定于陸地耕田活動,其更廣闊的內容還包含著海上的耕海牧漁活動。因此,在這個意義上講,海洋活動之體相在于耕;顒。

  在耕;顒又,以所有參與者為體。因此,此處的“體”包括民族國家整體,也包括個體的詩人、文人、游歷旅行者、御史言官、出訪的外交使節和廣大的漁民商貿者。此處的“相”以所有活動者所為的活動為相,即民族國家整體對海洋所具有的思想意識活動,包括民族國家的海洋意識、海疆意識與海洋精神,政府的海洋軍事、海洋行政與海洋司法活動;詩人的以詩詞為途徑進行海洋抒情與言志的活動,文人以文字記錄為手段所記述的海洋經歷和心得總結的活動,旅行游歷者通過旅游而對海洋所產生的感受活動,御史言官通過對國家、政府和君臣的有關海洋的治理政策、措施和手段的記錄以及各個部族之間以及華夷之間交往活動的記錄;出訪外交使節出于執行國家外交活動而產生的感受活動;漁民在其長期的歷史性耕;顒又兴傻年P于海洋的觀念、精神以及海洋航路的發現等活動;商貿者在進行海外貿易過程中的航路發現和在各個海岸港口從事貿易交往等活動。還有一些活動諸如對天文、地形等自然現象進行觀察發現的活動,也同樣屬于海洋活動中的一種,如基于對天文、地文和水文海潮、海浪、臺風等自然知識的掌握和運用而實施的海上冒險活動,此種活動性質屬于一種理性的海上冒險活動,是建立在一種對所航行海域的天文、地文、海文、地形地貌洋流臺風的自然規律和狀況掌握的基礎上,運用這種自然規律所進行的耕;顒,這種耕;顒邮且环N理性的并且遵循歷法所進行的海上耕種活動。

  海洋活動包括區域內海洋征服、海上司法、行政管理與沿岸部族的管轄、軍事征服等幾個部分。在區域內海洋征服層面上包含如下幾個方面:(1)對海域地文、水文狀況的探索與熟知;(2)對海上危險狀況的探索與熟知;(3)對航路的航向情況的探索與熟知;(4)將海域之上的天文知識和經驗、海域之下地文知識和經驗以及水文知識與經驗相結合于一起,運用到耕海過程中的危機處理,以精確地調整航路與航向,化解耕海過程中的危險,從而實現耕海過程中的安全,其中蘊含著定量精確性更路調整的人文精神。此種定量精確性更路調整的人文精神,簡稱更路精神。其中所蘊含的是對該海域的一種征服,這種征服不同于普通的冒險性航海,而是建立在長期的歷史性的耕海經驗與耕海實踐理性的基礎之上的。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講,更路精神與冒險精神最為本質性的區別在于,更路精神具有厚重的歷史性耕海性經驗,而冒險精神就根本不存在歷史性經驗。

  在海上司法行政管理層面,主要集中在海上航行安全、航行秩序海盜打擊。對于中國海洋文化而言,海上航行安全包含著沿岸部族管轄與軍事征服。沿岸部族管轄包含對沿岸部族國家的政策確立及行政司法的具體管轄;軍事征服在整個海上征服上位于最低底線的位置,因為在中國文化意義上,主要倡導的是文化中國的戰略思想,即期望通過文化教化萬邦而使七戎、八蠻、九夷慕義而服,并對九服之國進行撫育,使其富裕而文明,禮儀而擺脫野蠻;只有對于那些野蠻不化、貪婪而不服王化者才實施必要的軍事征討手段。

  總之,一個人或一般人的捕魚、航海、旅行等,在此不能稱之為活動。因為耕;顒又饕菑幕顒诱邔φw的國家和民族所產生的影響而言的;如果一個人的活動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而對國家或者民族沒有任何影響或者有影響但是負面影響者,都不能歸結為耕;顒。耕;顒,無論為一個人獨立所造,或一群人協力所造,所要的必然是以國家民族社會為范圍;其活動必然貫穿于整個歷史脈絡當中,其所產生的影響力必然是影響整體的國家、民族和社會。換言之,海洋活動者必然是整體的人類全體或其大多數的民族共同體所構成,故其活動性質不是單獨的,而是代表整個國家、整個民族、整個社會,并且活動者是這些活動的“賡續”者8。

  (二)陸海并重內涵的澄清

  按照《尚書·夏書·禹貢》的記載“九州攸同,四隩既宅,九山刊旅,九川滌源,九澤既陂(修筑提防),四海會同”9。此中記載自夏朝以后陸海并重的局面已然形成,并且海成為文化的宗源、文化的傳播通道和四方夷民朝貢的通道。

  《古本竹書紀年輯證·夏紀》記載:“二年,征風夷及黃夷”10,《太平御覽》卷八二皇王部(《竹書紀年》曰):“后相即位,二年,征黃夷”11,《后漢書·東夷傳》注《竹書紀年》曰:“(相)二年,征黃夷”12,雷學淇《竹書紀年義證》卷八《后漢書·東夷傳》曰“夷有九種,曰畎夷、于夷、方夷、黃夷、白夷、赤夷、玄夷、風夷、陽夷。……黃白赤玄以服色而別者,與方風等皆近海之夷”13。這些文獻均證明在夏朝初年華夏族群就開始征討近海九夷,并將其陸地疆土擴展至近海九夷之海洋疆土。同樣《墨子·非攻中》記載“九夷之國,莫不賓服”和《爾雅·釋地》云“九夷、八狄、七戎、六蠻,謂之四海”14。在此文獻中明確了海洋疆土的存在。并且,夏朝已經產生了方國疆域意識。此時方國疆域意識包含著陸地疆土意識和海洋疆土意識,即五服之國的陸地疆土意識和四海會同的海洋疆土意識。

  商朝延續夏朝的海疆意識并有所發展。諸如在《詩經·商頌玄鳥》中記載:“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邦畿千里,維民所止,肇域彼四海。四海來假,來假祁祁”15。此時商朝的國家疆域明確包含邦畿疆域和肇域疆域兩部分。其中邦畿疆域即陸地疆域,肇域疆域即海洋疆域。同樣,《孟子·滕文公章句上》第四節所言“舜使益掌火,益烈山澤而焚之,禽獸逃匿。禹疏九河,瀹濟漯,而注諸海;決汝漢,排淮泗,而注之江,然后中國可得而食也”16。大禹的水道治理使得原本零星碎片化的陸田聯成一體,使得原本陸田和海田分割的狀態匯聚成一體。不管陸田的一體化,還是陸田和海田的匯聚化都為華夏民族的農耕提供了客觀上的可能和基礎。同時,這種陸田與海田的匯聚為陸田耕種文明海田耕海文明開創提供了條件。在此,應該明確的是華夏民族的農耕文明,即陸田耕種文明和海田的耕海文明的產生應該是同步的。

  此外,西漢劉安所著的《淮南子·墜形訓》云:“九州之大,純方千里,九州之外,乃有八寅,亦方千里。自東北方曰大澤,曰無通;東方曰大渚,曰少海;東南方曰具區,曰元澤;南方曰大夢,曰浩澤;西南方曰渚資(所籍也),曰丹澤;西方曰九區,曰泉澤;西北方曰大夏,曰海澤;北方曰大冥,曰寒澤。凡八寅。八澤之云,是雨九州”17。上述中國負陸面海、陸海融合型的獨特的地理位置,決定了中國是一個“陸海雙重性”的國度。在這樣一個以陸地貫通海洋,以海洋孕育陸地的國度當中,其文化從其開始就誕生出陸地農耕文明和海洋耕海文明并舉的農業文明。陸地文明則以井田制為代表的中原黃河文明,而海洋文明則以天文、地理和度量衡為代表的南海、東海耕海文明。在這樣一個具有雙重文明性格的文化當中,陸地農耕井田制文明為整個中華文明奠定了文化基礎;而海洋人文、地理和度量衡文明則為中華民族的發展確定了方向和理性的基本原則。

  三、南海海疆意識的界定

  作為國家核心意識的南海海疆意識,在國家意識中處于最上位的地位,而并非如學者所言從屬于社會意識18。它是在國家整體疆域層面上所形成的國家海上疆土認識,也是整體的國家疆土實踐活動所產生的對海上疆土的認知、情感、理性判斷等。同時,隨著國家生產、生活實踐活動的不斷發展,海疆意識又不斷地內化于這種整體的國家性生產實踐活動中去,最終,海疆意識在這種國家性生產、生活實踐活動中建構成為一種特定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因此,對海疆文化的解讀必須經由歷史的維度,走入歷史性的生產實踐方式,在國家整體歷史進程中發掘國家海洋活動的精神氣質和文化。

  (一)南海海疆意識作為國家南海疆土的核心內涵

  普魯士法官休曼·赫爾曼·戈特利布(Heumann Hermann Gottlieb)認為所有權的核心內涵就在于主體對某物存在著以所有為內容的意識,并在此意識支配之下進行一種目的性活動才最終生成法律上的結果———所有權19。據此,海疆意識是海洋所有權的核心內涵,其認為所有權本質上在于對某個海域提出“我們的海”的主張的背后———此海是我們的“祖宗海”這種主觀意識。因此,我國南海主權的核心就在于我國自春秋以前就已然生成的南海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海上疆土。在以祖宗海為展現形式的海疆意識的支配下,我國在南海持續進行超過兩千年的各類行使所有權海洋活動。

  (二)以南海為祖宗海是中國南海海疆意識的重要表征

  “南海是祖宗海”這一飽含強烈家國情懷與歸屬認同的定位是中國南海海疆意識的重要表征,中國人重視“認祖歸宗”。千年來中國漁民特別是海南漁民至今持續在南海進行的各種“祖宗海”祭祀儀式蘊含著“南海屬于我國疆土”的意識。如年過八旬的漁民蘇成峰稱“這些是我們的海洋,就像一個農民去自己田地里一樣。當其他國家的漁民在南海上進行捕撈時,他們是在侵犯我們的領海”20。盡管其所說的領海并不一定準確,但這體現出他確信南海屬于中國海疆的意識。這些持續不斷的祖宗海祭祀儀式使得國家的海疆意識一直存活于人民心中。這和中國官方在南海進行各種行政、司法管轄等活動相互印證、共同體現中國的南海海疆意識。

  四、中國南海海疆意識的體現及意義

  (一)中國南海海疆意識的體現

  1.國家南海治理方略體現南海海疆意識

  大禹的“四海一家、家國天下”觀念形成后,天子經略四海。此中既包含著軒轅黃帝將武備治理的足跡延伸至四海之極邊、黃帝唐虞時期開始在四海之極邊劃定海洋疆界、秦漢在四方海內疆土進行郡縣行政管理、在四方之海從事耕;顒拥葍群。具體如下:

  首先,自軒轅黃帝以來,其先后帶領酋邦之民從事劈山鑿通道路的活動21;通過武備征討將武備治理的足跡向東一直來到海的極邊,即如《史記·五帝本紀》十二本紀中記載:“東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雞頭”22。春秋時期左丘明認為軒轅黃帝的武備治理的足跡最終延伸至四方海的極邊,即如《左傳·昭七年》記載:“天子經略”!蹲ⅰ:“經管天下,略有四海。故曰經略”!恫┭拧:“略,治也。經營治理”!蹲髠·昭公七年》:“天子經略,諸侯正封,古之制也。封略之內,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誰非君臣”23?故《詩》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杜預注:“經營天下,略有四海,故曰經略”24。由上可知,在這四方海當中,在南海的武備治理足跡已然延伸至南海的極邊。

  其次,漢代以后學者們認為自黃帝、唐堯時期國家已經開始在東南西北四方之海的極邊劃定國家海洋疆界;諸如《漢書·敘傳下》:“《坤》作地勢,高下九則,自昔黃、唐,經略萬國,燮定東西,疆理南北”。這里的疆按照陳節所注的是動詞,即劃定疆界,理是治理土地25。

  第三,在四方之海從事耕;顒;如《左傳·昭公七年》記載:“王將飲酒,無宇辭曰:天子經略,諸侯正封,古之制也。封略之內,何非君土”26?經略指代經營、耕種土地;此種的土地既包含陸地土地,也包含著海上疆土,即耕海。同樣,這種耕海內涵更體現在《左傳》中記載:“經營天下。略有四海。故曰經略。正封。封疆有定分也。禹貢曰。嵎夷既略。凡經界曰略。左傳曰。吾將略地。又曰。略基址。引申之、規取其地亦曰略地。經略,經,織布;略,耕種27。這里的經略四海明確指代在四方之海上疆土從事耕;顒。

  2.國家在南海的行政管理體現南海海疆意識

  秦遂并兼四海,秦改德治分封諸侯國為郡縣行政管理體制,以郡縣制統管整體南海。南?たh制管轄目的在于向民傳達國家意識,負責守護四海之內的國家疆土;負責自立地方的行政管理。漢興,因秦制度,崇恩德,行簡易,以撫海內。漢元鼎中,遣伏波將軍路博德開百越,置日南郡28。西漢開始郡縣制管轄越海出洋,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以南海島嶼設置儋耳、珠厓郡的島嶼郡縣制管轄。隋開皇三年,遂廢諸郡,析置州縣。煬帝嗣位,又平林邑,更置三州。既而并省諸州,尋即改州為郡,乃置司隸刺史,分部巡察29。唐行溽州管轄,即對南海海上島嶼、南海海上航行與海岸進行管理引導。主要表現在海岸的廣州岸港、屯門和菠蘿廟等海上的島嶼之間對過往船只進行管理和引導。并在海上島嶼駐軍,其目的主要嚴防海盜,打擊海盜以維護南海海上航行安全和秩序。同時,對過往商舶進行引導,以防由于航路不熟而觸礁沉海。諸如北宋嘉佑時期的朱彧在其隨父游宦期間所著的《萍洲可談》卷二當中記載:廣州自小海(小漲海)至溽州七百里,溽州(溽原指濕潤之地,海上島嶼的名稱)有望舶巡檢司(是了望、檢查來往海舶的機構),謂之一望,稍北又有第二、第三望,過溽州則滄溟(蒼天大海,大漲海)矣30。商船去時,至溽州少需以訣(又[說文]法也31。),然后解去,謂之“放洋”32。還至溽州,則相慶賀,寨兵有酒肉之饋,并防護赴廣州。

  3.國家掌控南海并行使管轄權體現南海海疆意識

  同時自隋唐以來,國家對疆域治理,尤其是對東方之夷、南方之蠻等少數民族的治理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種變化就是從夏禹西周的因俗制宜的方略到郡縣制的行政管轄制度向剿撫并用與羈縻政策的細微轉變。此時期的南海治理包含著剿撫并用的軍事行政手段、羈縻懷柔的政策和對南海進行司法管轄。

  唐朝在南海行使自動的司法管轄。唐朝對蕃商自進入南海后就開始了自動的司法管轄,這種司法管轄特性表現在以任何人只要一進入我國南海就必須自動的接受唐朝的司法管轄權,唐朝確立這種海上司法管轄權的確立目的在于突顯我國的南海海疆意識,即以海為界,凡是進入南海就進入我唐朝的疆界之中,就必須接受我唐朝的司法管轄權。

  宋實行“通洋裕國”的國策。即在南海實施市舶司法、稅收管理、打擊海盜等執法司法管轄,保障南海漁民的耕海秩序,維護南海疆域安全。為保障通洋裕國戰略的順利實施,宋朝制定并實施了一系列政策。如王安石吸收西周時期的丘甲方略,通過將傳統的漁民耕海與疆域防御合二為一,從而形成“寓兵于漁、兵民合一”南海海上保甲方略,主要包括:(1)執行南海區域檢察盜賊、治安行政管理、南海海上救助等任務;(2)編練船隊軍伍負責常年管理巡游南海區域,以保南海區域安全穩定。(3)在司法上實施蕃坊法與蕃人鞠實。(4)設置海外四州安撫司,以行渡海治疆;設置巡海水師;設置市舶都轉運司對南海船舶航行施行特許制管理,市舶司給朱記,許(準許)用笞(鞭打)治其徒,有死亡者籍其財33。(5)對南海諸藩國劃界以抵近南海為界,依據方隅而立國的原則,明確南海各番國僅僅以方隅為其國,以與南海海水為其界。

  元朝加強海上貿易與海事管理。進入元朝海外開疆拓土,征服爪哇琉求;南海內海屯田守衛,海內既一,于是內而各衛,外而行省,皆立屯田,以資軍餉;南海海道設置水軍水站,制定藩國法,禁止相互仇殺;承襲宋南;ナ兄;并設南海市舶都轉運司具體負責同諸番貿易、南海船舶航行特許制管理;以鈔易銅錢,令市舶司以錢易海外金珠貨物,仍聽舶戶通販抽分,發行國際現鈔用于國際交換媒介。

  鄭和七下西洋宣示明朝政府對南海的主權和掌控。明朝設置南海軍事衛所,根據《瓊州府志》記載明朝政府在洪武初年明文規定,海南衛所的衛指揮負責“專掌巡海”“督所管軍船常于所部海面巡視,有警輒行申報”34。從1405年至1421年鄭和六次下西洋,再至1430年鄭和第七次下西洋。鄭和七次下西洋的重要意義主要體現在宣示主權、掌控南海和溝通東西方聯系三個層面。鄭和七下西洋的壯舉證明當時的中國明朝政府已完全掌控制整個南海,并且向南海周邊國家和印度尼西亞、印度及波斯地區宣示明朝政府對南海的主權,即“宣揚明朝的威德”。諸如《明史·列傳·西域四》卷二百二十記載:當鄭和使西洋時,傳其風物如此。同時也向世界展示明朝掌控南海的能力和技術。鄭和下西洋保證了國內外海道的暢通、穩定了東方中國與西方的聯系,保障了南海航道安全,捍衛了四海海疆,強化了海洋意識、海權思想和海防觀念。

  清朝對南海的管轄更加全面立體。對南海(包括東海)的治理主要體現在:(1)維護國家統一,頒布開海令,推行開海貿易政策。諸如順治初年的開海貿易政策。清朝統一臺灣,康熙帝隨即頒布開海令,“今海內一統,寰宇寧謐,無論滿漢人等一體,令出洋貿易,以彰富庶之”設立江、浙、閩、粵四大海關,管理中外貿易。(2)強化南海整體海洋的主權意識,諸如清朝雍正時高涼總兵陳倫炯所著的《海國聞見錄》,內附有《四?倛D》,是現在能見到的關于南海諸島較早的地圖,開始明確把南海諸島劃分為四大群島,為以后各類著作所轉載,在清康熙《瓊州府志》中已將南沙群島別入中國版圖,中國已行使“管轄權”,即將南沙群島標繪在權威性地圖上,對南沙群島行使行政管轄。(3)細化南海整體的行政管轄,諸如康熙五十年(1711)三月初七日,福建浙江總督大臣范時崇在上奏朝廷的奏章中就指出出海捕魚船只在沿海島嶼搭建臨時住所的重要性35。

  (二)南海海疆意識對南海維權的理論意義

  1.創新南海維權思維范式

  學界已有南海維權的研究多囿于西方文明范式的國際法,不覺中“揚短避長”,掉進西方人的思維“圈套”。如學界試圖以先占論證中國對南海諸島的領土主權,然而國際法上的先占制度主要起源于西方“地理大發現”“大航海時代”的殖民地取得方式,即將美洲、非洲、澳洲等原土著視為野蠻人,認定其土地為“無主地”,進而予以占領。筆者認為,這種理論范式不宜適用在南海。若以“先占”論證中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則首先要論證南海諸島是無主地,然“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固有領土”,這便存在邏輯上的矛盾,難以理論自洽。通過對中國海疆意識的澄清和對南海海疆意識的發掘———即中國并非“重陸輕海”而是“海陸一體”,中國自古即有的南海海疆意識便是例證———可能為今后南海維權提供新的思維范式,即將發掘與論證的重點落在“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固有領土”這個根本點上。

  2.豐富南海維權理論研究的向度

  南海海疆意識對于論證中國對南海的主權具有重要意義。人的行為是在意識支配之下。只有先在意識層次說明中國自古以來即存在“南海疆土屬我”的意識,然后才能說明中國在南海的各種海上活動均指向一個效果,即“南海疆土屬我”。有學者提出,從學科分類來看,南海研究應包括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和對策研究三個方面,從近年來的研究趨勢看,這三類研究呈現相互融合、相互交叉的態勢,僅憑單一學科或單一門類研究南海問題是不夠的,在南海研究的方向選擇和布局問題方面,應夯實基礎研究,加大應用研究,深化對策研究33。南海海疆意識的發掘屬于基礎研究中海洋文化研究的范疇,而南海維權離不開海洋文化建設,特別是確立海洋文化自信有利于破除對西方話語體系的迷信,從而“揚長避短”更有力地維護中國南海權益。南海海洋文化研究是南海維權研究的一個重要理論向度。如曾任三沙市長的肖杰指出,我們要深度挖掘三沙的特色文化,為我們的維權建設發展服務。……三沙的特色文化就是一定要體現主權文化、海洋文化、島礁文化36。

  注釋

  1黑格爾:《歷史哲學》,王造時譯,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1年版,第X頁。
  2黃順力:《“重陸輕海”與“通洋裕國”之海洋觀芻議》,《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1期,第126頁。
  3周平:《如何認識我國的邊疆》,《理論與改革》2018年第1期,第35頁。
  4周平:《如何認識我國的邊疆》,《理論與改革》2018年第1期,第37頁。
  5梁啟超:《中國歷史研究法》北京:東方出版社2012年版,第1頁。
  6梁啟超先生在其《中國歷史研究法》一書當中首先論述了何謂史的問題,在他看來,史首先建立在記述人類社會整體變遷的本體與其所表現的現象,這種本體與現象被梁啟超先生稱之為體相,而記述的對象不僅僅局限于本族、本民族的社會變遷,而更應該包含其他民族及人類整體的社會變遷。梁啟超:《中國歷史研究法》北京:東方出版社2012年版,第1頁。
  7李昉:《太平御覽》,北京:中華書局1960年版,第287頁。
  8梁啟超所言:“史者何?記述人類社會賡續活動之體相,校其總成績,求得其因果關系,以為現代一般人活動之資鑒者也。”見梁啟超:《中國歷史研究法》,北京:東方出版社2012年版,第1頁。
  9《尚書》,徐奇堂譯注,廣州:廣州出版社2001年版,第47頁;《尚書》,曾運乾注,黃曙輝校點,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版,第20-25頁。
  10《古本竹書紀年輯證》,方詩銘,王修齡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第32頁。
  11《太平御覽》,李昉等撰,北京:中華書局1960年版,第380頁。
  12《后漢書》,范曄撰,李賢等注,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版,第2807頁。
  13《古本竹書紀年輯證》,方詩銘,王修齡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第32頁。
  14《古本竹書紀年輯證》,方詩銘,王修齡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第33頁。
  15《詩經》下冊,王秀梅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15年版,第8頁。
  16《孟子》,萬麗華,藍旭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版,第111頁。
  17劉安:《淮南子》,長沙:岳麓書社2015年版,第33頁。
  18胡林梅,文緒武:《中國古代海洋意識的歷史演進及其啟示》,《廣西社會科學》2015年第8期,第102頁。
  19H·G·Heumann,Handlexikon zu den Quellen des roemischen Recht,Jena Verlag von Gustav Fischer1884,S.166.
  20《中國漁民解釋為什么南海是中國的》,http:∥www.santaihu.com/2015060805.html.2019年11月3日訪問。
  21司馬遷:《史記》,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版,第3頁。
  22司馬遷:《史記》,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版,第6頁。
  23《十三經注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2434頁。
  24《春秋三傳》,杜預等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419頁。
  25《詩經》,陳節注譯,廣州:花城出版社2002年版,第466頁。
  26《左傳》,左丘明撰,蔣冀騁標點,長沙:岳麓書社1988年版,第291頁。
  27《十三經注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2434頁。
  28姚思廉:《梁書》,北京:中華書局2000年版,第543頁。
  29魏征,令狐德:《隋書》,北京:中華書局1973年版,第805頁。
  30系大海:《漢武帝內傳》:“諸仙玉女,聚居滄溟。”唐元稹:《俠客行》:“此客此心師海鯨,海鯨露背橫滄溟。”清譚嗣同《報貝元征》:“一泛滄溟,即暈眩嘔噦,不能行立。”趙樸初《憶江南》詞之八:“青藏雪,到此出滄溟。”
  31《康熙字典》上海:同文書局,北京:中華書局1958年版,第1150頁。
  32朱彧撰:《萍洲可談》,李偉國點校,北京:中華書局2016年版,第132頁。
  33朱彧:《萍洲可談》,李偉國點校,北京:中華書局2016年版,第133頁。
  34唐胄:《瓊臺志》,?: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465頁。
  35陳銘樞:《民國海南島志》,上海:上海神州國光社1933年版,第367頁。
  36張清俐:《維護南海權益,服務海洋戰略》,http:∥www.npopss-cn.gov.cn/n/2014/0709/c219468-25260107.html.2019年11月5日訪問。
  37肖杰:《三沙文化是主權文化、海洋文化、島礁文化》,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7lh/2017-03/10/c_1120607561.htm.2019年11月5日訪問。

    劉國良.論中國的南海海疆意識[J].海南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37(06):23-29.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赌场筹码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