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考古學論文

商夷早期族屬關系與文化關系探究

時間:2020-01-21 來源:商丘師范學院學報 作者:賈文彪 本文字數:6307字

  摘    要: 商出于夷長期以來都是學術界的主流觀點,先秦時期諸多文獻記載得很明確。通過對商夷早期文化關系相關文獻的進一步引征,綜合商夷早期活動交匯地帶的豫東地區先商時代的考古文化分析,與豫東先商時代文化早期緊鄰的尹家城類型龍山文化比較研究,可知商夷早期的部族同出一脈,其文化同根同源。

  關鍵詞: 商族; 夷族; 豫東; 先商時代; 龍山文化;

  20世紀20年代末期,中國學術界曾質疑過夏商王朝的客觀存在,后隨著安陽殷墟、鄭州商城、偃師商城等遺址的考古發掘,商文化得以確立,尤以早商文化的確立,雖距中華五千年文明史還相差甚遠,至少將中國有據可查的信史向前推了近千年。也正如此,商族人創造的先商文化成為中國文明探源的重要研究對象,以此來探尋先商文化和夏文化,乃是中國文明探源最有效的途徑。本文以傳統史學所認同的商出于夷的主流觀點為基礎,試圖通過結合先商文化與東夷文化的共有特征,就商夷兩族的關系進行考證辨析。

  一、商、夷概念的界定

  商族作為夏王朝的一個部族,很多學者認為它是東夷族的旁支,商出于夷也是傳統史學的主流觀點。從出土的甲骨卜辭來看,帝嚳是殷王世系中最早的商先祖[1] 5。同時帝嚳又是東夷始祖少昊的孫子[2],生于高辛,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陽區高辛鎮存有帝嚳陵。以帝嚳為紐帶,商與夷之間有著緊密的聯系。

  (一)商的概念界定

  帝嚳與契雖為父子,然而真正的“商”始于有“玄王”之稱的契!秶Z·周語》曰:“玄王勤商,十有四世而興。” [3]95由此可知,契是商族發展的奠基者!妒酚·殷本紀》記載曰:“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親,五品不訓,汝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寬。’封于商,賜姓子姓。契興于唐、虞、大禹之際,功業著于百姓,百姓以平。”[4]67商始于契并在他的帶領下發展壯大!锻ㄖ·氏族略》也說道:“商氏,子姓……商始祖契……舜命契之司徒,封于商。”[5]38商先王由契始至湯,前后經歷十四世至湯建立大商王朝,前后與夏王朝并行存在。“商”從上層建筑上分為商部族與商王朝,從意識形態上涵蓋先商文化與商文化,本文所指的“商”是意識形態領域與夏文化并行的先商文化,族屬為商族,年代約為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600年。

  (二)夷的概念界定

  夷指先秦時期東方的居民,因此也稱東夷,是當時以中原為中心而對周鄰的稱謂之一,《禮記·王制》曰:“東方曰夷,被發文身,有不火食者矣。”[6]155史前未見有夷的稱謂,僅有關乎夷族的著名人物,如太昊、少昊、蚩尤、皋陶、伯益等。夏稱“九夷”,商曰“夷”“夷方”,周及以后稱為“東夷”,至秦完成大一統后,“東夷”的稱謂隨著民族的大融合而逐漸消失?脊艑W上的東夷族是指黃河下游居民的總稱,東夷文化包括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龍山文化和岳石文化,是華夏文明形成的重要源頭之一,貫穿史前和整個先秦時代。欒豐實認為:“‘夷’是夏商周中原地區的居民對海岱地區為主體的東方地區的稱謂,海岱地區新石器時代至夏商時期考古文化的族屬為東夷族。”[7]本文的“夷”是指新石器時代晚期至夏商時期黃河下游地區古老民族的統稱,所轄范圍包括現在的山東、豫東、皖北及蘇北地區,主要涉及龍山、岳石兩種考古文化。年代約為公元前2500年至公元前1600年。
 

商夷早期族屬關系與文化關系探究
 

  商族屬為商族,夷族屬是東夷族,兩個古老民族在年代上交叉重疊,在地域上共存共生,從而產生了相近的考古文化。結合文獻史料和考古資料可知,商出于夷,并受其影響逐步發展壯大,至湯時以革夏命,創建了聞名于世的大商王朝。

  二、商夷早期族屬關系文獻引征

  契受封的商只是夏王朝的附屬小國!对·商頌·長發》有這樣的記載:“有娀方將,帝立子生商。玄王桓撥,受小國是達,受大國是達。率履不越,遂視既發。相土烈烈,海外有截。”[8]301契的封地剛開始很小,所轄的區域也很小,由此可知,商族起初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部族,在玄王的帶領下,商部落逐步發展壯大,到相土時成了一個勢力龐大的大部族。因此,有關商夷關系的文獻記載,當從契始。

  有關商族起源的文獻考證,筆者曾有過系統的研究[9]。除此之外,結合商周時期盛行的禘祭文獻分析,商先祖和早期的東夷族關系甚密。禘祭是天子主持的對包括神話傳說的先祖們的重大祭祀活動,《爾雅·釋天》曰:“禘,大祭也。”[10]245中國早期文明的三皇五帝,雖有諸多文獻資料記載,但多帶有神話色彩,再向前追溯商族創造者契的祖先,更充滿了神話傳說的色彩,同時也包含有可信的史實。

  《禮記·祭法》曰:“殷人禘嚳而郊冥,祖契而宗湯。”[6]599禘、祖、宗皆是宗廟祭名,殷人用禘祭和祖祭分別祭祀帝嚳和契,顯然是將帝嚳、契視為神祖和先祖。至于帝嚳與東夷族的關系。徐中舒有過詳細的論述:“高辛氏帝嚳與太皞、少皋有關。嚳,皞古音都是幽部互通,皞即高氏的郜國。少皞氏故地在魯,太皞氏在陳。這是皞族遷徙于不同地區而取名的。古史中稱一些原居住地多稱‘少’,少即‘小’,是指該族早期人口稀少勢力弱小時期。‘太’即‘大’,乃該族后來遷徙新地人口眾多,勢力強大時的稱號。”[11]19郜國在春秋時期被宋國兼并!蹲髠·隱公十年》有載曰:“夏,翚帥師會齊人、鄭人伐宋。六月壬戌,公敗宋師于菅。辛未,取郜。”[12]33由此可知,郜國與宋國相隔不遠!洞蟠鞫Y記·五帝德篇》曰:“帝嚳是高辛氏。”[13]128商丘現有高辛鎮、帝嚳陵,與史載的高辛氏地望十分吻合。早期商夷的關系正如王震中所言:“有娀氏來到商地之后,與來自東夷集團的一支人們因通婚而融合,形成了契及其之后的商族。”[14]14

  《國語·魯語》云:“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湯。”[15]110商人祭祀虞舜為神祖,更說明商夷同根同源。虞舜是東夷人有明確的文獻記載,其中《孟子·離婁下》明確說道:“舜生于諸馮,遷于負夏,卒于鳴條,東夷之人也。”[16]170虞舜是上古時期的重要領袖,他所領導下的有虞氏部族在當時也是十分強大,其中所述的虞國地望也有專門的文獻記載!蹲髠·哀公元年》有少康逃奔有虞之事,杜預集解曰:“有虞,虞舜后。梁國有虞縣。”[12]984隨著豫東考古資料的公布,有虞氏文化也逐漸明了。20世紀80年代,李伯謙對龍山文化造律臺類型的族屬進行了詳細闡述,他認為:“梁國虞縣自古以為就是虞國舊地,有虞氏與東夷關系密切,造律臺類型可能就是傳說中的有虞氏文化。”[17]徐旭生也認為,帝舜為有虞氏,既然有虞氏祖祭顓頊,商人禘祭舜,說明他們的氏族一脈相承[18]86。

  商最早出現于虞舜時期,是華夏民族的重要部族或成員之一,然而商絕非“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的產物,商受封之前定已形成初具規模的部族人群,商族人之所以禘祭神祖帝嚳和虞舜,正與商夷早期關系相吻合。

  三、商夷早期文化關系辨析

  根據文獻資料可知,商夷早期文化的交匯區主要集中在豫東地區,亦是商族起源文化的主要分布范圍?脊艑W上的豫東地區是指今天的河南商丘地區、開封地區、周口地區東部、魯西南地區以及皖北地區,也指河南省內黃河以南、京廣線以東、魯西南和皖北地區[19]40。豫東地區的早期文化亦可謂豫東先商時代文化,主要有龍山文化、岳石文化和下七垣文化。豫東先商時代早期文化以王油坊類型的龍山文化為主,其文化分期相當于山東龍山文化晚期。因此,商夷早期文化的關系即是豫東龍山文化與山東龍山文化關系,又因兩種文化毗鄰,且文化特征相近,本文擬對兩種文化的主要特征進行比較分析研究,以探究兩者的文化關聯。

  (一)豫東龍山文化的主要特征

  豫東龍山文化分布范圍北至山東梁山一帶,南至周口的鹿邑,西到開封的杞縣,東到安徽的蕭縣。主要遺址有梁山青堌堆、菏澤青堌堆、曹縣莘冢集、杞縣鹿臺崗、睢縣周龍崗、蕭縣花家寺、商丘塢墻、夏邑清涼山、永城黑堌(孤)堆、永城王油坊、鹿邑欒臺、永城造律臺、柘城山臺寺、菏澤安丘堌堆等14處遺址。其中因永城造律臺遺址發現得最早,又稱造律臺類型[20]。通過對豫東龍山文化遺址出土的文化遺存綜合分析,豫東龍山文化有著自己獨有的特征。

  1977年春,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河南二隊商丘地區文物管理委員會對王油坊、黑堌堆等遺址進行了發掘。其中龍山房基形狀主要有圓形和方形,為多間連排房屋的地面建筑,兩室間有隔墻,各室內均有圓形或者橢圓形的燒灶。房基羼細小的料礓石塊加以堅固,墻體多采用草拌泥夯筑而成,并使用錯縫壘砌技術筑造土坯,同時居住面還涂上了白灰面、草泥土面或燒土面,說明當時的居民基本結束了地穴、半地穴的混居生活,進入了家庭生活的文明時代。水井的出現說明當時的人們已經掌握了鑿井技術,發現的水井多為圓口,直壁,并附有陶質汲水器。出土的墓葬較少且無隨葬品,多為兒童墓,見于建筑遺跡中,可能與建筑遺址的奠基祭祀有關。其中在平糧臺遺址中發現有兒童的陶棺墓。

  豫東龍山文化遺存出土的陶器以泥質灰陶為主,其次是夾砂灰陶、褐色陶、紅陶和黑陶。制作方法以輪制為主,也有手制。紋飾多為方格紋,其次為藍紋和繩紋,還有弦紋、鏤孔、劃紋、指甲紋和附加堆紋等。器形多為侈口深腹罐、敞口碗,其次為罐形鼎、袋足甗、圈足盤和平底盤(盆),還有甑、帶柄器和器蓋等[19]。

  柘城山臺寺遺址是豫東龍山文化遺存中的典型代表,其文化層分三期六段,涵蓋其他同類遺存的相近文化因素。王油坊龍山文化相當于柘城山臺寺龍山文化的中晚期,具體是王油坊遺址龍山文化分化層分早、中、晚三期,其中早期文化中的球形鼎、深腹罐、高領罐、甕與山臺寺龍山文化的中期四段相近,中、晚期的方格紋球形鼎、子母口缸及圈足豆均與山臺寺晚期的五、六段相近。另外,鹿邑欒臺、杞縣鹿臺崗、永城黑堌堆龍山文化遺存相當于山臺寺同類遺存早期,杞縣段崗龍山文化遺存相當于山臺寺龍山文化遺存的中晚期[19]。柘城山臺寺龍山文化三期普遍存在于豫東龍山文化遺址,而且文化特征大致相同,由此可知,豫東的龍山文化年代相當于同類文化中的中晚期,其文化因素必然受相近較早同類文化因素的影響較深。

  (二)豫東龍山文化與山東龍山文化的關系

  自1928在山東歷城縣城子崖發現龍山文化以來,歷經90余年的研究,龍山文化已成為夏商文明研究的關鍵內容。安志敏最初將龍山文化分為沿海地區、中原地區和江浙地區[21]。夏鼐在長辦文物考古隊隊長會議上的發言中說道:“太湖沿岸和杭州灣的良渚文化,是受龍山文化影響的一種晚期文化。”[22]欒豐實將龍山文化從廣義和狹義作進一步劃分,廣義的龍山文化主要包括山東龍山文化或稱典型龍山文化、河南龍山文化或稱客省莊二期文化、山西龍山文化、河北龍山文化、湖北龍山文化等;狹義的龍山文化指最初發現的文化類型,即分布于黃河下游地區的山東龍山文化[23]。欒豐實認為,王油坊類型屬于山東龍山文化范疇,但因分布范圍超出山東境內,稱其為“海岱龍山文化”一個類型更加恰當[24]。

  綜合文獻資料和考古資料可知,盛極一時的少昊部落處于龍山文化時期,其文化為尹家城類型,是山東龍山文化的一個典型類型,主要分布在汶泗流域,北起泰山,南至蘇魯邊界,東到棗莊、平邑、萊蕪一線,向西越過京杭大運河,主要包括尹家城遺址和西吳寺遺址(見圖1)。出土的陶器以灰、黑陶為主,器表飾藍紋、繩紋和方格紋為大宗,子母口陶器相對發達[25]。從尹家城和西吳寺兩個遺址出土的典型陶器分析,尹家城類型的龍山文化與豫東龍山文化相近,且年代較早。

  圖1 尹家城類型分布范圍示意圖[25]
圖1 尹家城類型分布范圍示意圖[25]

  尹家城類型的陶鼎有罐形和盆形兩種,其中以罐形鼎為主,多為夾砂陶,輪制,折沿,侈口,罐形腹。早期的罐形鼎深腹,圜底,扁鑿形足,唇緣有一周凹槽,腹飾藍紋,與造律臺類型龍山文化罐形鼎特征相似(見圖2)。具體形制可參見尹家城M108:1[26]90和西吳寺H653:4[27]33。

  尹家城類型的罐器數量最多,深腹罐占據多數,在器形上與造律臺類型相似,不同的是尹家城類型多為夾砂陶,與造律臺的泥質灰陶有所不同,尹家城類型在年代上早于造律臺類型。

  尹家城類型的袋足甗多為夾砂陶,方唇多于圓唇,大多為分檔袋足,也有部分分襠略淺,其中兩件B型甗為鳥首形足或鏟形足比較特殊。

  圖2 造律臺類型與尹家城類型陶器比較圖
圖2 造律臺類型與尹家城類型陶器比較圖

  尹家城類型的盆的數量僅次于罐,持續時間長和數量多的主要為大平底盆,與造律臺類型的大平底盆形質上相近,多為大口微外侈,直臂,大平底,在陶質上多為泥質陶。

  淺盤豆是尹家城類型的重要器形之一,數量較多,盤腹也是由深變淺,盤壁外折的位置由下逐漸上移,下腹由斜到近平。尹家城后期的淺盤豆特征與造律臺類型的敞口、折沿、淺腹特征相近。

  子母口器蓋是尹家城類型與造律臺類型共有的陶器,其特征均是喇叭形鈕,直壁,在形制上兩者完全一致[24]。

  綜合尹家城類型與造律臺類型的典型陶器比較研究,可知造律臺類型同尹家城類型屬于相似的龍山文化類型。欒豐實認為,兩者同屬海岱地區的龍山文化類型,其中尹家城類型的年代在公元前2600年至公元前2000年左右[25]。造律臺類型的年代在公元前2200至公元前1600年[24]。豫東地區的龍山文化在年代上略晚于山東龍山文化,主要來源于當地的大汶口文化,并受山東龍山文化的影響。具體來講,即來源于大汶口文化的晚期,在類型劃分上為尉遲寺類型,而豫東大汶口文化則來源于山東東部沿海地區[28]67-68。追蹤至此不難發現,豫東龍山文化和山東龍山文化的最終根源均來自山東的大汶口文化。傳統史學認為,東夷族是大汶口文化、龍山文化、岳石文化的創造者,而商又出于夷,這與山東龍山文化、豫東地區龍山文化的關系十分一致。

  四、結語

  龍山時期的少昊部族作為東夷文化的創造者,長期活動在黃河下游的汶泗流域。隨著東夷部族的發展與壯大,少昊后裔契創立了商部族,少昊部族的文化也由汶泗流域逐步向商部族的豫東地區蔓延并發展。從出土的考古資料發現,商部族早期的豫東龍山文化相當于緊鄰的東夷部族汶泗流域的龍山文化中晚期,其文化特征十分相近,繼續向前追溯兩種文化的更早來源時,商夷兩種文化更是同根同源。隨著考古工作的深入開展,尤其是淮陽平糧臺龍山文化城址的發現,這與史載的“陳,太皞之虛也”[12]825恰恰相符。汶泗流域的考古工作也有很大的進展,在泗水尹家城遺址發現了一些規格較高的龍山文化晚期墓葬,雖遜于西朱封M202,但墓主人也應是對當時社會有特殊貢獻的貴族[29]。曲阜現有少昊陵,但未發現規模較大的古城遺址。商丘現有帝嚳陵,也有宋國故城遺址,宋城下面是否還有更早的城址尚待于進一步的考古發掘,所有這些都為中國文明探源提供了重要的參考資料與線索。

  參考文獻

  [1]劉翔,等.商周古文字讀本(增補本)[M].北京:商務印書館,2017.
  [2]賈文彪.豫東先商文化與其周鄰文化的關系[J].天中學刊,2019(2).
  [3] 左丘明.上海師范大學古籍整理組,校點.國語·卷三·周語下[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
  [4] 司馬遷.史記[M].北京:中華書局,1999.
  [5] 鄭樵.通志十二略(上)[M].北京:中華書局,1995.
  [6]楊天宇.禮記譯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7]欒豐實.論“夷”和“東夷”[J].中原文物,2002(1).
  [8]孔子.詩經[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
  [9]賈文彪.從商族的起源地看先商文化研究[J].蘭臺世界,2018(7).
  [10]胡奇光,方環海.爾雅譯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11] 徐中舒.先秦史論稿[M].成都:巴蜀書局,1992.
  [12]左丘明,撰.杜預,集解.左傳[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
  [13]孔慶森.大戴禮記補注[M].北京:中華書局,2013.
  [14]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學刊編委會.商族的起源及其早期遷徙: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學刊第三集[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
  [15]左丘明.國語[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
  [16]萬麗華,藍旭,譯注.孟子[M].北京:中華書局,2006.
  [17]李伯謙.論造律臺類型[J].文物,1983(4).
  [18] 徐旭生.中國古史的傳說時代(增訂本)[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5.
  [19]賈文彪.豫東先商文化研究[D].開封:河南大學,2018.
  [20]嚴文明.龍山文化和龍山時代[J].文物,1981(6).
  [21]安志敏.試論黃河流域新石器時代文化[J].考古,1959(10).
  [22]夏鼐.長江流域考古問題[J].考古,1960(2).
  [23]欒豐實.海岱地區考古研究[M].濟南:山東大學出版社,1997.
  [24]欒豐實.龍山文化王油坊類型初論[J].考古,1992(10).
  [25]欒豐實.龍山文化尹家城類型的分期及其源流[J].華夏考古,1992(2).
  [26]山東大學歷史系考古教研室.泗水尹家城[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
  [27]國家文物局考古領隊培訓班.兗州西吳寺[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
  [28]高廣仁,欒豐實.大汶口文化[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
  [29]于海廣.山東龍山文化大型墓葬分析[J].考古,2000.

    賈文彪.商夷早期文化關系考辨[J].商丘師范學院學報,2020,36(02):57-61.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赌场筹码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