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體育經濟學論文

新時期體育扶貧的主客體、內容及治理路徑

時間:2020-02-06 來源:山東體育學院學報 作者:薛明陸,李新紅,姜大勇 本文字數:10627字

  摘    要: 體育扶貧是新時代滿足人們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戰略舉措,也是我國脫貧攻堅戰略任務的有機組成。為厘清體育扶貧是什么、由誰扶、扶誰、扶什么、怎樣扶的元問題,運用文獻資料、邏輯分析等研究方法對新時代體育扶貧的本元、主體、客體、內容等元問題進行思考,并從社會治理的角度提出體育扶貧的路徑。研究認為:新時代體育扶貧的本元是居民體育參與自由權的精準幫扶;體育扶貧主體由體育行政部門主導協調的政府、體育企業聚合引導的企業、體育社會組織引領指導的社會力量和體育扶貧客體共同組成,體育扶貧客體則是指由于缺乏體育資源、參與機會和參與技能而無法充分享有和保障體育參與自由權的社會成員或群體;體育扶貧內容包括體育制度、資源、機會和能力的扶持。提出基于扶貧客體體育參與自由權的體育扶貧制度有效供給、基于大扶貧體制的體育扶貧主體協同幫扶、基于能力貧困的體育扶貧客體素養提升、基于多維貧困需求的體育扶貧內容精準供給的體育扶貧治理路徑。

  關鍵詞: 體育扶貧; 元思考; 治理路徑; 新時代;

  Abstract: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is an important measure to satisfy people's needs for a better life in the new era,and it is also an organic component of China's poverty alleviation strategy. In order to clarify the meta-question of what,whom, who and how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is, with the means of literature reviews and logical analysis,this paper thinks about the meta-question of the origin, subject, object and content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in the new era and puts forward to the approach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ocial governance. The research indicates that the essence of poverty alleviation in sports is the accurate support of residents' right to participate in sports freely in the new era;the main body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consists of the government led by the sports administrative department, the enterprises guided by sports enterprises, the social forces guided by sports social organizations and the objects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The object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refers to the social members or groups who cannot enjoy the right to participate in sports freely due to the lack of sports resources, opportunities and skills.The content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includes the support of sports system,resources,opportunities and abilities.Explored the governance paths: the effective supply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system based on the free participation of the object of poverty alleviation,the collaborative assistance of the main body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based on the great poverty alleviation system,the improvement of the quality of the object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based on the ability poverty,and the targeted supply of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content based on the multi-dimensional poverty.

  Keyword: new era; sports poverty alleviation; meta-thinking; governance paths;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1]”美好生活需要的內涵非常豐富,體育因具有提高生活質量和幸福指數的價值而成為美好生活需要之一。隨著我國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健康和生活質量逐漸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體育需求在人們不斷追求美好生活的過程中日趨旺盛。

  脫貧攻堅戰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大攻堅戰之一,也是解決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有效戰略舉措。當前我國東西部之間發展不平衡現象依然非常嚴重,城市和鄉村發展仍然存在巨大差距,體育發展亦存在區域、城鄉和人群之間發展不平衡和不充分的現象,即體育貧困在新時代是客觀存在的。體育貧困制約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體育扶貧旨在消除體育貧困實現體育服務的有效供給。在新時代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今天,在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關鍵時期,體育扶貧作為解決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歷史任務和有效途徑,更加具有必要性和緊迫性,擁有獨特的戰略地位。當前關于體育扶貧研究尚處于起步階段,有關學者對體育扶貧的模式和實施路徑等進行了有益探索,為體育扶貧實踐提供理論參考和實踐幫助,但對新時代體育扶貧的本元是什么、由誰扶、扶誰、扶什么和怎么扶等本元問題缺乏辨析,導致體育扶貧定位模糊、目標不明確、實施缺乏指向性等一系列問題,不利于體育貧困的消除和人們美好生活需要的實現。鑒于此,研究以體育扶貧的本質為切入點,結合新時代體育扶貧的特點,對體育扶貧本元、主客體、內容和治理路徑等元問題進行探究思考,以期消除體育貧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解決與其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從而使我國真正成為全面協調發展的現代化國家。

  1 、體育扶貧的本元

  扶貧的根本目的是消除貧困,探究體育扶貧的本元,需先把握體育貧困的本質和內涵。

  從多維貧困觀的視角,國內學者對體育貧困的內涵進行界定,歸納出描述體育貧困的4個維度:體育資源和體育能力缺乏,體育機會和體育權利剝奪!秶H體育教育、體育活動與體育運動憲章》第1條指出“開展體育教育、體育活動和體育運動是每個人的一項基本權利”[2]。體育權是人們從事或參與體育的權利,是人的一項基本人權,和《國際體育教育、體育活動和體育運動憲章》的內容呈現出邏輯上的一致性,因此體育貧困的核心內涵應指體育權利貧困,其他維度的貧困均是體育權利貧困的具體表現或致因。體育權利的范圍非常廣泛,學者們從不同研究視角對體育權利進行了整合歸類,普遍認為居民的體育參與自由權是體育權利的本元。體育扶貧的本質應該是體育權利的扶貧,保障居民的體育參與自由權是體育扶貧的終極目標。因此圍繞居民體育參與自由權享有不充分或被剝奪的貧困進行精準幫扶,是新時代體育扶貧的本元。

  雖然新時代我國扶貧工作成效顯著并進入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但由于體育扶貧屬于扶貧工作的高階層次,尚處于精準扶貧和全面脫貧的邊緣領域。為貫徹新時代我國提出精準扶貧戰略,做到精準識別、精準幫扶和精確管理,在體育領域探索精準扶貧的實施路徑與策略,明確扶貧的本元在體育扶貧過程中抓核心、明重點,增加幫扶的指向性和精確性,避免錯扶、過扶、漏扶等扶貧錯位現象。
 

新時期體育扶貧的主客體、內容及治理路徑
 

  2 、新時代體育扶貧的主客體

  2.1 、體育扶貧的主體

  體育扶貧主體,是闡釋體育扶貧由誰來扶的問題,是新時代我國體育扶貧需要思考的元問題之一。新時代我國將進一步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治理主體多元化已經成為新時代社會治理的顯著特征,新時代體育扶貧主體亦呈現多元化特征。

  2.1.1、 政府扶貧協同聚力——體育行政部門行主導協調之力

  新時代我國進入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體育扶貧需通過“+體育”效應,解決體育領域的貧困問題。在體育扶貧過程中,鑒于體育扶貧的公共屬性和市場發育不成熟,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扶貧責任,是體育扶貧的多元主體之一。為了更好地履行扶貧職責,各級政府均成立了專門的扶貧工作機構(辦公室、委員會、小組),全面負責本級政府或部門扶貧工作,政府部門在各自轄區和領域中的扶貧規劃中要將體育扶貧的內容列入其中,助力體育領域脫貧。鑒于體育貧困領域的特殊性和專業性,體育行政部門亦需成立專門的扶貧工作職能機構,承擔體育領域內扶貧的主要職責,體育行政部門在體育領域扶貧中不僅要充分發揮主導作用,還要打破行政部門壁壘,廣納其他政府部門的扶貧力量,協調各政府扶貧主體在體育扶貧中的職責和行為,形成體育領域內扶貧多政府部門協同聚力的主體格局。

  2.1.2、 市場扶貧利益相關——體育企業擔先行聚合之責

  隨著我國市場化程度的提高,市場機制在資源配置中起著越發關鍵和核心的作用,在扶貧大格局中引入市場機制勢在必行!秶殷w育總局和國務院扶貧辦聯合印發關于體育扶貧工程實施意見》中提出實施體育企業扶貧行動[3],明確了體育企業是體育扶貧主體的主力。同時,作為市場主體的其他各類企業在追求各自經濟利益的過程中,為履行各自的社會責任和提升企業的社會話語權,均有向體育領域內貧困伸出援手、進行幫扶的動機和行為,是體育扶貧不可或缺的主體。由于體育領域內貧困幫扶的專業性,體育企業在體育扶貧中要充分發揮其資源和專業優勢,可以通過賽事扶貧、體育綜合體扶貧、體育設施扶貧等形式實施體育扶貧,走在體育扶貧市場主體的前列。體育企業還要承擔著協調各類企業在體育領域內扶貧的利益,引導聚合其他領域企業共同助力體育扶貧的職責,形成體育企業和其他各類企業通力合作、協同共扶的體育扶貧格局。

  2.1.3 、社會扶貧傾力參與——體育社會組織為先導共扶之事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發揮社會組織作用,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1]”的決定,對社會組織在新時代履行服務社會職責和參與社會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和責任。社會組織具有社會屬性,參與扶貧是其服務社會的職責之一。社會組織參與扶貧能彌補扶貧中市場失靈和政府失效,是貫徹扶貧多元治理理念的內在要求,是實現2020年全面脫貧目標有效途徑。體育貧困的多維屬性,決定了體育扶貧依靠單一的社會組織是無法完成的,需要各級各類社會組織廣泛參與。體育社會組織作為社會對體育領域內貧困幫扶的當然主體,因其在體育扶貧中的資源和專業優勢,在體育貧困扶知、扶智中扮演著先行軍的角色,對其他社會組織具有業務指導的職責,要協同其他社會組織對體育領域中的貧困進行共扶。各級各類社會組織在體育社會組織的業務指導下,除承擔組織成員體育貧困的幫扶職責之外,應該更加關注組織外和民生領域密切相關的體育貧困,形成體育貧困的社會共扶格局,成為體育社會扶貧當仁不讓的主體。

  2.1.4、 個人扶貧主客一體——扶貧對象樹立志自扶之志

  體育扶貧的個人主體,一是包括體育精英在內的社會精英參與幫扶,二是體育扶貧對象的自扶。社會精英尤其是貧困區域的精英,由于其在資源稟賦、觀念先進、社會地位等方面的優勢,在扶貧中起到“先富帶動后富”的作用。社會精英由于對口碑認同、個人價值實現及貧困區域公共事務話語權的追求,加上新時代體育的高度公開性和深遠影響力,更加關注體育領域內貧困,對體育貧困進行精準幫扶,成為體育扶貧實然主體!秶殷w育總局和國務院扶貧辦聯合印發關于體育扶貧工程實施意見》明確提出實施奧運冠軍扶貧[3],是典型的體育精英主體扶貧的舉措。體育精英在體育資源占有、體育知識技能獲取、體育參與影響度等方面具有優勢,對增加貧困區域的體育資源配置、傳授體育知識技能、引導扶貧對象體育參與等體育領域內的扶貧、扶知、扶志和扶智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志智雙扶”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根本之策。因此扶貧對象不僅是幫扶的對象,而且也是扶貧參與的主體。立志自扶、學智自扶,變輸血為造血,是我國扶貧的終極戰略目標。體育領域內的貧困,扶貧對象在接受資源、知識和技能等幫扶的基礎上,要樹立自力更生的思想,立足區域實際,主動尋找脫貧切入點,尋找體育創業突破口,樹立健身參與權利的意識和觀念、學習體育知識、技術、技能,養成終身體育鍛煉的習慣,變被動為主動,成為體育領域內脫貧的主體。同時以更加積極、健康的精神和態度,參與到其他領域扶貧工作中去,立志自扶,避免脫貧后的返貧現象出現,實現永久性脫貧。

  2.2、 體育扶貧的客體

  體育扶貧的客體是回答體育扶貧“扶誰”的元問題,是扶貧指向的對象,即體育領域內貧困主體。體育領域內貧困主體是指因缺乏體育資源、體育參與機會和體育參與技能而無法充分享有和保障體育參與自由權的社會成員或群體。體育扶貧客體多分布于我國老少邊窮地區,各行業或領域中也存在著體育扶貧客體。因體育貧困的致因和表現形式不同,體育扶貧客體分布較為復雜和廣泛,但具有體育參與自由權享有不充分或被剝奪的共性特征,因此在體育扶貧中應圍繞體育參與自由權對體育上述體育扶貧客體進行資源配置、機會提供和技能傳授方面的幫扶。

  3、 體育扶貧內容

  體育扶貧內容回到體育扶貧中是“扶什么”的元問題。根據體育扶貧的本元,圍繞居民體育參與自由權享有不充分或被剝奪的核心和本質問題,體育扶貧主體應立足于保證社會成員或群體充分享有體育參與自由權,從制度扶貧、資源扶貧、機會扶貧和能力扶貧4個層面的內容對扶貧客體予以幫扶。

  3.1、 體育制度扶貧

  制度貧困是造成體育貧困的主要原因,因此體育制度扶貧是解決體育貧困的有效方式,是扶貧的核心內容之一。體育貧困最核心、最本質的內涵是居民體育權利的剝奪,社會成員無法充分享體育參與的自由權。因此體育制度扶貧是圍繞社會成員體育參與自由權展開幫扶的規范和行為準則,是解決體育貧困的重要保障,也是體育資源扶貧、技能扶貧和機會扶貧的基本導向和前提。體育制度扶貧體系既包括我國扶貧基本制度——對我國包括體育貧困在內的扶貧大格局進行戰略布局、總體規劃、宏觀引導、規范監督,也包括體育領域的扶貧制度——對體育領域內貧困的精準幫扶工作進行制度引領。體育領域內的扶貧制度體系既要有主導協調全國體育扶貧工作的體育基本制度,也要有針對不同地域、不同領域、不同行業、不同群體貧困需求的具體扶貧制度,形成全面、立體、高效、精準的體育制度扶貧體系,使體育扶貧工作形成有保障、接地氣的長效機制。

  3.2 、體育資源扶貧

  體育資源是社會成員享有體育參與自由權的重要載體,資源貧困是體育領域內貧困的主要表現形式,因此資源扶貧是體育扶貧內容之一。體育資源扶貧主要從人力資源、經費資源和物質資源3個方面進行幫扶。體育人力資源扶貧主要是為貧困地區輸送和培養以社會體育指導員為主的體育骨干,重視農村鄉賢、行業社會精英向體育骨干的引導和轉化,充分發揮其社會話語權較強的優勢,積極參與到體育扶貧工作中去。經費資源扶貧是給予體育貧困的區域或行業經費的幫扶,除了國家財政轉移支付的扶貧專項資金外,還包括企業贊助、社會募捐、體育產業創收等多種渠道獲取的體育扶貧經費。體育物質資源扶貧是體育扶貧內容的物質基礎,是滿足扶貧對象體育參與自由權基礎保障和前提條件,包括體育場館、器材和設施3個方面,如為貧困鄉村規劃建設的體育專用場所、配送的體育健身器材、設施。

  3.3、 體育機會扶貧

  體育機會扶貧是指為體育扶貧對象提供體育參與的機會,搭建體育展示和交流的平臺,其主要形式包括體育健身活動參與機會、體育公共資源的共享機會、體育健身組織加入機會和體育能力提升機會等。體育健身活動參與機會是針對體育貧困對象組織和開展普惠性和公益型的體育匯演、展演和比賽等形式的活動,為體育貧困對象提供較高層次的自我展示和交流的平臺,激發其體育參與的積極性,引導他們樹立正確的體育健身意識和觀念;體育公共資源共享機會是體育貧困對象獲得人力資源幫扶上享有的機會,體育物力資源要免費向體育貧困對象開放、供體育貧困對象使用;體育健身組織加入機會是加強貧困地區、領域、行業的體育組織建設,大力發展體育健身組織成員,吸納體育貧困對象加入體育組織,甚至為體育貧困對象加入體育健身組織開設綠色通道;體育能力提升機會是針對體育能力貧困對象,根據其能力提升需求,通過體育健身宣講、講座、培訓、交流、捐贈圖書等形式提供方便、快捷傳授體育健身知識、技能的機會, 使其體育健身能力獲得提升。

  3.4 、體育能力扶貧

  體育能力是社會成員體育參與自由權的動商基礎,體育能力缺乏也是導致社會成員體育貧困的重要致因。體育能力扶貧主要指對體育扶貧客體的能力提升需求進行體育參與能力培養的幫扶,主要內容包括體育健身知識傳授、體育健身技能培訓和體育健身項目推介等。體育健身知識傳授是針對體育貧困對象健身知識缺乏的現實,向不同年齡、性別、職業、健康狀況的人群傳授科學健身的理論知識,健身理論知識要涵蓋科學健身的基本理論和不同健身項目的科學健身知識,包括科學健身的基本原理、指導性原則、健身活動的組織與管理、不同項目的健身原理與規則、熱身和放松、運動營養等相關理論知識,為體育貧困對象的體育參與奠定理論基礎。體育健身技能培訓是對體育貧困對象科學健身技術、手段和方法進行多元化精準幫扶,包括不同項目的健身技能培訓、各種技能的練習方法、體育健身器材設施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項等內容。體育健身項目推介是將最新的或國家規定的健身價值較高的運動項目向體育貧困對象進行推廣和介紹,推介的內容除了原有的健身價值較高、普適性較高的健身項目外,還要有源自于傳統健身項目的改進、不同健身項目的交叉等新的健身項目,以豐富其體育健身的內容、手段和方法,滿足體育貧困對象的健身需求。

  4 、體育扶貧的治理路徑

  體育扶貧的治理路徑是解決新時代體育扶貧“怎么扶”的元問題。立足于“應時代、識本元、促精準”3個方面,圍繞體育扶貧的本元,以實現體育扶貧客體體育參與自由權為宗旨,堅持“輸血”與“造血”相結合的原則,提出新時代體育扶貧的治理路徑,以確保體育領域基本貧困全面脫貧。

  4.1、 基于扶貧客體體育參與自由權的體育扶貧制度有效供給

  扶貧客體無法充分享有體育參與自由權是新時代體育貧困的本元,而制度貧困是導致扶貧客體缺乏或喪失體育參與自由權的根本原因,因此進行扶貧制度創新,圍繞體育參與自由權的扶貧制度的有效供給是體育扶貧的途徑之一。

  第一,精準把握體育扶貧制度缺位。

  作為制度有效供給的扶貧主體之一,政府要深入貧困區域、領域和行業廣泛調研取證,利用“互聯網+”和大數據技術手段構建體育扶貧客體貧困需求表達平臺,保障訴求表達渠道暢通,精確把握體育扶貧的制度缺位,為體育扶貧制度有效供給提供現實依據。

  第二,完善體育扶貧制度文本體系。

  以精準診斷體育扶貧制度缺位為依據,在現有體育扶貧制度文本體系的基礎上,進一步完善體育扶貧制度文本體系,注重制度文本體系的系統性和層次性,避免文本體系的重復性,彌補體育扶貧制度體系的空白和不足,體現制度上向體育貧困領域的傾斜、扶持和指向。

  第三,加強體育扶貧制度的宣傳。

  體育扶貧制度的文本體系是體育扶貧的行為準則和規范,是治理體育扶貧亂象的制度依據。需公開體育扶貧制度文本體系,加強文本體系的宣傳,使扶貧主、客體充分了解其在體育扶貧中的權利、義務和責任,為體育扶貧制度的執行奠定基礎。

  第四,規范體育扶貧制度的執行程序。

  沒有制度的執行,制度的文本體系就是一紙空文,毫無效力可言。因此要從健全體育扶貧組織機構、明晰體育扶貧權責劃分、制定體育扶貧制度執行標準等方面入手,規范體育扶貧制度的執行程序,提高制度執行力。

  第五,建立體育扶貧制度監督評價機制。

  在規范體育扶貧制度執行程序的基礎上,加強體育扶貧制度執行的監督評價環節。一方面要啟動體育扶貧制度問責機制,對體育扶貧制度執行中懶作為、不作為、亂作為等現象和行為進行嚴肅問責和處理;另一方面要建立科學的體育扶貧評價機制,對體育扶貧結果進行科學評價,及時發現體育扶貧中存在的問題,糾正扶貧偏差,提升體育扶貧的效果和精準性。

  4.2、 基于大扶貧體制的體育扶貧主體協同幫扶

  體育扶貧中的“+體育”和“體育+”特性,體現了體育與扶貧高度的融通性特征,決定了體育扶貧是新時代大扶貧格局和體制下的特殊產物,因此發動政府、社會、市場、個人等全部社會力量參與體育扶貧是實現體育領域全面脫貧的科學決斷和正確選擇。

  第一,體育扶貧主體貧困治理中的職能定位。

  保障體育行政部門體育扶貧在元治理中功能的發揮,體育行政部門承擔體育扶貧中統籌、規劃、引導、監督以及體育公共資源和服務供給職能,積極探索府際協作的體育扶貧模式;發揮市場主體體育扶貧中資源配置的優勢,各類企業和金融機構為了履行肩負的社會責任和義務、基于提升企業品牌、擴大市場范圍的動機,在體育扶貧中發揮其高效性和市場思維的優勢承擔著資源配置和服務供給的職能;體育社會組織在體育扶貧中要利用其專業性和靈活性的優勢,承擔起在體育扶貧中促進、補充和監督的職能,以彌補政府和市場失靈。

  第二,建立體育扶貧主體間的協調參與機制。

  政府要做好體育扶貧的頂層設計,由各級政府牽頭,體育行政部門主導,調動和協調全社會力量參與體育扶貧;打造以體育賽事扶貧為核心的公益品牌,規范市場環境,引導各類企業、金融機構積極參與體育扶貧,在兼顧社會效益的基礎上擴大市場經營范圍,提升經濟利益;開展扶貧志愿行動,鼓勵體育社會團體積極參與體育扶貧,推進政府向社會購買體育公共服務,培育和引導各級各類體育社會團體通過公開競爭的方式,承擔政府購買的體育扶貧任務。

  4.3、 基于能力貧困的體育扶貧客體素養提升

  能力貧困既是體育貧困的重要內容之一,又是制約體育扶貧客體接受體育幫扶、充分享有體育參與自由權的瓶頸和障礙。因此提升體育扶貧客體素養,是其接受體育資源和服務幫扶、保障和充分享有體育參與自由權的必然途徑。

  第一,培養體育意識,解決體育思想貧困。

  充分利用當地的廣播、電視、網絡、宣傳欄及開辦全民健身宣講或講座等形式,向扶貧客體加強體育參與價值的宣傳和教育,灌輸體育與健康深度融合的思想,促使其樹立健身意識和健康意識,強化體育權利意識,增加體育參與需求,從根本上解決體育思想上的貧困,為主動接受體育幫扶并積極參與體育扶貧掃清意識和思想障礙。

  第二,普及體育理論,擺脫體育知識貧困。

  采取地方媒體開辟體育與健康理論專欄或電視講座、社區宣傳欄設置體育與健康理論專題、定期開展體育與健康理論講座等措施,與健康扶貧相結合向扶貧客體普及體育與健康理論知識,為體育扶貧客體享有體育權利、獲取體育公共資源和服務奠定理論基礎。

  第三,傳授體育技能,擺脫體育技能貧困。

  引導和支持當地媒體開辟體育項目推介視頻教學欄目,大力培養多種項目的社會體育指導員或體育骨干,深入貧困地域,領域和行業基層開展多種體育項目技能培訓班,組織多種項目體育技能交流活動,向扶貧客體傳授體育技能,為其接受體育幫扶和參與體育扶貧做好技能儲備。

  4.4、 基于多維貧困需求的體育扶貧內容精準供給

  體育貧困的多維性和扶貧需求的多元化,決定了扶貧內容的精準供給是新時代體育扶貧的必然要求和選擇。

  第一,扶貧客體的精準識別。

  為避免體育扶貧出現精英俘獲的困境,應強化扶貧客體的精準識別,注重扶貧內容和扶貧客體脫貧需求的精準對接。根據國家現行的體育扶貧相關法規政策,在多維貧困理論的指導下,結合體育貧困的現實基礎,擬定體育貧困標準,精準劃分體育扶貧客體。

  第二,脫貧訴求的精準表達。

  為了實現扶貧內容和扶貧需求的精準對接,要完善體育扶貧客體的脫貧訴求表達機制,拓展體育脫貧訴求的表達渠道,利用互聯網+和大數據技術搭建體育脫貧訴求表達平臺,建立體育脫貧訴求電子臺賬,引導體育扶貧內容的精準供給。

  第三,扶貧內容的精準指向。

  在充分掌握扶貧客體脫貧訴求的基礎上,構建以制度扶貧、資源扶貧、能力扶貧和機會扶貧基本維度的多元化內容供給體系,根據扶貧客體的脫貧訴求的內容特征、需求的緊迫程度、需求滿足難易程度,將扶貧內容進行科學精確的劃分,明確規模供給和個體化供給、急需供給和暫緩供給、必須供給和選擇性供給的內容,加強供給過程的控制和監督,注重供給方式的多元化和指向性,確保體育扶貧內容的精準供給。

  5 、結語

  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賦予體育特殊的歷史使命,在我國打贏全面脫貧攻堅戰的特殊時期,需客觀認識到體育貧困存在的社會現實,體育扶貧首先是扶“體育”的貧,然后才是助力大扶貧格局。圍繞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體育扶貧的功能定位是對體育貧困的幫扶,其本元應致力于居民體育參與自由權的充分享有和保障。圍繞體育參與自由權的實現和充分享有,需要明確體育扶貧由誰扶、扶誰、扶什么、怎樣扶等元問題,形成體育扶貧主體、客體、內容集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和扶貧客體之力協同幫扶、向扶貧客體提供制度、資源、機會、能力4個維度的多元精準幫扶,才能夠徹底解決體育貧困問題。體育在擺脫本領域貧困的基礎上,發揮其輻射帶動作用助力大扶貧格局是新時代體育扶貧的科學定位和必由之路。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EB/OL].[2017-10-18]http://www.hnsjct.gov.cn/sitesources/hnsjct/page_pc/xwtttiao/article1cc30034729346a89c0f8fe85f2eaa0a.html.
  [2]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體育教育、體育活動、體育運動憲章[EB/OL].[2016-01-01].http://unesdoc.Unesco.org/images/0023/002354 /235409c.pdf.
  [3] 國家體育總局,國務院扶貧辦.關于體育扶貧工程的實施意見[EB/OL].[2018-07-30].http://news.sina.com.cn/o/2018-07-30/doc-ihfxsxzh8037474.shtml.
  [4]黃河,陳林會,劉東升,等.基層體育治理的學理基礎、現實圖景與應對策略[J].體育科學,2018,38(2):21-31.
  [5]東芬.我國青少年體育貧困的成因分析[J].成都體育學院學報,2008,34(1):27-29.
  [6]傅振磊,董新光.體育貧困問題初探[J].體育文化導刊,2008(4):73-74.
  [7]余智,虞重干.我國群眾體育“貧困”的國家治理與反思[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3,47(8):5-10.
  [8]郭慶.農民工體育貧困狀況與精準扶貧策略研究[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7,51(5):21-27.
  [9]張朋,曹大偉,張綱,等.體育扶貧工作推進策略研究[J].體育文化導刊,2018(5):11-15.
  [10]段鴻斌.體育扶貧:法律意涵、政策機制與實施路徑[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7,51(8):5-12.
  [11]薛明陸.新農村社區體育共生發展模式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7:138-175.
  [12]樊懷玉,郭志儀,李具恒,等.貧困論[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2:1-6.
  [13] 岳希明,李實,王萍萍,等.透視中國農村貧困[M].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07:1-16.
  [14] 李雪峰.貧困與反貧困——西部貧困縣基本公共服務與扶貧開發聯動研究[M].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16:273-296.
  [15]向德平,劉風.價值理性與工具理性的統一:社會扶貧主體參與貧困治理的策略[J].江蘇社會科學,2018(1):41-47.
  [16]莊天慧,陳光燕,藍紅星.精準扶貧主體行為邏輯與作用機制研究[J].廣西民族研究,2015(6):138-146.
  [17]趙清艷,欒海峰.論我國農村扶貧主體多元化的邏輯演變[J].北京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12(3):71-73.
  [18]祁志偉.新時代貧困治理的預設圖景及國外經驗借鑒[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科版,2019(1):123-130.
  [19]楊婷.元治理視閾下貧困治理能力生成機制研究[J].貴州社會科學,2018(11):143-148.
  [20]向德平,華汛子.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的貧困治理:政策演化與內在邏輯[J].江漢論壇,018(9):131-136.
  [21]陳勁,尹西明,趙闖.反貧困創新的理論基礎、路徑模型與中國經驗[J].天津社會科學,2018(4):106-112.

    薛明陸,李新紅,姜大勇.新時代我國體育扶貧的元思考[J].山東體育學院學報,2019,35(05):12-17.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赌场筹码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