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文藝美學論文

不同的笑的社會內容及其審美效果

時間:2020-01-31 來源:東莞理工學院學報 作者:吳福順 本文字數:8730字

  摘要:從生活到文學藝術,從表情到內心,“笑”總是不可或缺的。“笑”的表現內容極其豐富,其表面上微妙的區別在不同背景、情境中就可以有差之千里的社會性內容和意義。文學作品中有無數關于“笑”的描寫,若想將它準確析讀,我們不僅要關注笑的表面現象,更要結合其具體社會意義,并從不同的笑的發聲者來進行理解。笑,蘊藏著永遠的喜劇性意味。

  關鍵詞:笑; 笑的社會內容; 笑的發聲者; 喜劇性;

  作者簡介: 吳福順(1992-),女,廣東河源人,碩士,主要從事文藝美學研究。;

The Analysis in Aesthetic Character of Diversified Laughter

  Abstract:Whether it's life or art, whether it's expression or heart, “laughter” is always essential. The content of “laughter” is extremely rich, and the subtle differences on the surface can have different social content and meaning in different backgrounds and situations. There are numerous descriptions of “laughter” in literary works. To read them accurately, we should not only pay attention to the surface phenomenon of laughter, but also combine its specific social meaning and interpret it from different speakers of laughter. Laughter contains a comedy of eternal meaning.

  Keyword:laughter; social content of laughter; the laughter of speakers; comedy;

  不同的笑,綜合著多種不同因素的影響,一個人的生活環境、人生際遇與身份地位等,都是產生影響的因素之一。因此,綜合了各種因素而表現出來的不同笑態,當有精彩絕妙的內在含義,“笑”往往不會只是單純的一個表情,所以,這就涉及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笑的社會內容。正如馬塞爾·帕尼奧爾所言,“笑與笑者的身份相稱。笑一向反映人的個性:告訴我,你對什么感到好笑,我就能說出你的為人……”[1]70

  笑,一個看起來如此簡單的字眼,卻蘊含豐富、意味深遠。在人的笑容里,包含了許多社會性的東西;在笑的表情與聲音之下,蘊藏著更多值得我們探討的內容。

  一、具有社會內容的笑

  具有社會內容的笑是一種社會現象,其主體是處于社會生活中的人。正如前面所說,笑的蘊含豐富、意味深遠,它綜合著多種不同因素的影響。一個人因其身份地位、文化素養、生活閱歷和個人氣質等影響因素的不盡相同,而有不同的思想觀念與行為表現,因此,一個人的一切社會行為都是有源可究的,包括笑。

  比如在《祝!防,魯迅有這樣兩句描寫--“然而她反滿足,口角邊漸漸的有了笑影……”[2]11,“死尸似的臉上又整日沒有笑影……”[2]16,這是祥林嫂前后兩次來到魯四老爺家做工時面部表情的大體變化。祥林嫂臉上“笑影”的出現與消失都不會無緣無故。

  祥林嫂是一個寡婦。丈夫死后,她一個人偷偷從婆家逃了出來,第一次來到魯四老爺家的時候已有二十六七的樣子,祥林嫂在魯老爺家做活勤懇精細,樣樣活計都能擔當下來,因此受到主人家的喜愛。祥林嫂不僅通過滿檔的勞動填補了自己的空虛,趕走了絕望,還實現了一個勞動婦女的最大價值,如此充實的生活使她日益滿足與開懷,青黃的臉色日漸白胖起來,臉上現出笑影來便不足為奇了。第二次再來到魯四老爺家時,祥林嫂中間已經過了更多的痛苦,越發絕望--被婆家逼著嫁進賀家坳,卻是為了換取財禮;而第二任丈夫終究也因染上風寒死去,她再次成了一個寡婦;與之相依為命的兒子阿毛卻還給狼吃了去……這樣的境遇讓她如何再笑得出來?

  一篇好的文學作品,其人物的一切言行都應該有理有據且符合藝術真實。如果祥林嫂在經歷人生如此大悲之后,竟開開心心、蹦蹦跳跳,一副喜悅模樣地回到魯四老爺家里做工,除非她已經瘋了,癲癲倒倒,否則無法讓人接受。即使她在一開始是被迫再嫁,但畢竟祥林嫂經歷的是亡夫之痛、喪子之痛。人物還應該有鮮明的個性特點,活出自己的模樣,才能給讀者以深刻印象,使其反復咀嚼與品味。而人物的笑,則非常值得琢磨,也許看似云淡風輕的微微一笑,卻能在他人心頭之上攪起千層浪、萬卷云,所以祥林嫂的一個笑影,就勾起了讀者的無數聯想,聯想到祥林嫂個人的悲,聯想到社會的哀,聯想到舊中國里農村勞動婦女的備受摧殘。

  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的、具有社會內容的笑,究竟會產生怎樣特殊的審美效果呢?

  二、不同的笑的社會內容及其審美效果

  (一)嘲笑

  讓·諾安稱赫淮斯托斯是“世界上所有‘被嘲弄的人’的鼻祖”[1]79,赫淮斯托斯是第一個被嘲笑生理缺陷的人--這是世界上記載的第一個笑,并且是由生理缺陷引起的。

  赫淮斯托斯是宙斯和赫拉的第一個孩子。一次,宙斯在盛怒之下,一把抓住赫淮斯托斯的一只腳,并將其扔出天門,導致他變成了永遠的跛子,在以后的神話中,赫淮斯托斯亦無法擺脫這一身體特征(一說是天生殘疾)。“白臂膀的女神赫拉微笑著,從她兒子手里笑嘻嘻的接過那只杯子。于是赫淮斯托斯又去服侍其余的神,從左首開始,用他的調羹將那甜蜜的瓊漿玉液給大家輪流地斟;那些快樂的神看見他在大廳上一跛一拐地來去奔忙的情景,禁不住哄堂大笑起來!”[3]

  赫淮斯托斯還是第一個被嘲笑情感不幸的人--他是世界上第一個“戴綠帽子的人”[1]79,在《奧德修紀》中,赫淮斯托斯的妻子阿芙羅狄蒂是個多情美人,當妻子的丑行被抓了個正著,“赫淮斯托斯心情沉重地回到家里,站在門口,怒氣沖天,他大聲咆哮著”[4]88,然而,聞聲跑來的眾神只在一旁議論紛紛,引路和斬魔之神赫爾墨斯還說只要是完美無瑕的阿芙羅狄蒂,有陷阱和鐐銬也愿意,“他這樣說,在永生天神當中又引起一陣笑聲”[4]89,他們非但沒有指責這件丑事,反而在一旁笑談。

  人類天生就有幸災樂禍的鄙性,比如,對偶然遇到的殘疾人士投以奇怪的目光,甚至在背后竊竊私語,第一反應并沒有意識到這是不禮貌的行為,甚至進行惡意的語言攻擊。這主要還是來源于人性的惡劣,對別人的不幸懷有蔑視心理而嘲笑,這已是道德層面的問題了。在古希臘神話中,普通人無法攀登的奧林匹斯山上,卻居住著與人“同形同性”的眾神。人類天生的鄙性,即使是高居于奧林匹斯山上的十二主神也未可避免。幸災樂禍的心理產生邪惡的快感,而后天的教育與修養又培養了人的同情與憐憫。在面對悲劇的時候,人的恐懼與憐憫被激發出來,人性得以凈化,這也就是亞里士多德的悲劇論與凈化說。面對他人的厄運與不幸,做出第一反應的總是人的陰暗面情感--這是人性最底端的存在;而后經過道德判斷與理性思考,才可得到有利于和諧的結果。

  嘲笑的根源就在于人類幸災樂禍的鄙性,這是基于比較的滿足感。這不僅傷害了被嘲笑者的心靈,更鞭打了嘲笑者與旁觀者的靈魂。文學作品對嘲笑的描寫,是一種對陰暗人性的指責,讓讀者從中產生人性思考及道德反思。

美麗笑容

配圖 美麗笑容

  (二)苦笑

  史鐵生先生在《命若琴弦》中,描寫了一老一小兩個瞎子,他們各自背著一把三弦子,爬過無數的山,走過無數的路,停留過無數的村莊,彈無數遍的琴說無數遍的書,只為得到讓眼睛復明的藥引子--一千根彈斷的琴弦。老瞎子每天都思忖著,還剩多少根琴弦?再彈斷多少根琴弦就可以了?那張封存在琴槽里的藥方是他堅定的信仰。

  老瞎子終于彈斷了一千根弦,他歡天喜地地從琴槽里取出藥方,獨自動身去買藥。整整五十年了,這張藥方放進去的時候他才二十歲,而今終于要成功了!然而,那張他悉心保存了五十年、信仰了五十年的藥方,居然只是一張無字白紙。“老瞎子的心弦斷了。”[5]33他坐在藥鋪的臺階上幾天幾夜,癡呆地面朝天空,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追問上蒼,別人都以為他瘋了。

  “老瞎子苦笑:七十歲了再瘋還有什么意思?他只是不想再動彈,吸引著他活下去、走下去、唱下去的東西驟然間消失干凈……覺得身體里的一切都在熄滅。”[5]33維持著他生命的琴弦,就這樣斷了。

  該如何面對命運的嘲弄與信念崩塌的絕望?如果史鐵生先生寫的是,老瞎子大哭了一場,又大罵了一頓,問命運為何如此不公,還這般捉弄,他的師父為何騙他,效果又如何?場面一定是混亂的,并充斥著吵鬧,然而卻無法深深地打動人、感染人。大哭一場未免顯得太無力,號啕的宣泄已經太表面了,最沉重的悲哀是從心底里透出來的,越安靜越可怕。堅守一生的信念崩塌后,這剩下的廢墟,怒吼怎么能夠重振其精神?眼淚如何足以沖刷干凈?他的苦笑,是失聲的笑,他的內心已沒有任何氣力去爭辯;他的苦笑包含了更多的反抗和無奈,還有最沉重的悲哀與絕望;他這無聲的苦笑,更能在讀者的心間產生巨大的回響,震撼的余聲久久不絕。所謂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大悲哀則最是寂靜與肅穆,無法宣泄的悲傷才最悲。

  這苦笑,輕輕一筆,濃墨重彩,描寫得恰到好處。

  (三)瘋笑

  范進中舉以后,第一反應是不敢,也不愿相信,看到升掛起來的報帖,“看過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兩手拍了一下,笑了一聲道:‘噫,好了!我中了!’”[6]23一邊傻笑著一邊向門外跑開,發了瘋似的,摔了跤在水塘里撈了一身泥一身水,披散著頭發,還止不住地拍手笑著。這可不是一般人得知喜訊的正常反應。

  范進從二十歲童生開始應考,時至五十四歲,三十多年間竟考了二十幾次,蒙周學道賞識,終得了個秀才,其老丈人胡屠戶才對這個“現世寶窮鬼”客氣了點。但胡屠戶認為,女婿能中秀才,是自己積來的福德,帶挈了范進。胡屠戶馬上覺得自己地位高尚了,還叮囑教訓了女婿一番。當范進提出要去考鄉試,想向老丈人借點盤纏,被罵得七葷八素的,說他“這尖嘴猴腮,也該撒泡尿自己照照”[6]22,說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范進中舉之后,胡屠戶的態度卻一百八十度大反轉,從前是不加任何稱呼地直接訓罵,而今恭恭敬敬一句“賢婿老爺”,讓人好不適應;還空前闊綽地“提著七八斤肉,四五千錢”[6]24前來賀喜。一眾鄰里也是如此,前面范進一家已是餓了幾日揭不開鍋,艱難至此也未見得有人伸出援手稍稍予以接濟,如今范進中了舉人,這東鄰西舍倒似乎變得和睦可親了,人多力齊的,當下就把范進家變成了慈善現場,有拿雞蛋來的,有提白酒來的,有背米來的,還有捉了雞來的,氣氛感人。

  范進中舉前后,其老丈人和鄉鄰態度的巨大轉變,透露的是當時社會的扭曲--包括時下的社會風氣與人性,范進的瘋笑就是對這種扭曲的強烈指責,以一種非正常的狀態反映出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同時也是作者對封建科舉制度的揭露與批判,封建科舉殘害的不僅是知識分子的身體,還有心靈。當時的民眾具有強烈的官本位思想,中舉以前的窮苦讀書人是可隨意踐踩的野草,高中之后當上舉人便是位分高貴的神?梢姰敃r的官場丑惡與官僚對下層民眾的嚴重剝削壓榨,這又是對封建官僚的沉重一擊。

  (四)嬉笑

  說起嬉笑與無禮狂笑的典型,非《聊齋志異》中嬰寧莫屬!

  有人說,笑是一種不莊重的舉動,這一句話在嬰寧這里可謂表現得淋漓盡致。嬰寧出現之處必有笑聲,且多不合禮教。

  上元佳節,嬰寧第一次與王子服相遇,王生沉浸于其絕代容華,目不轉睛地盯著嬰寧看。面對如此輕薄之舉,嬰寧本該是羞澀難安,甚至掩面速速離去,這才符合當時社會的女子之德;即使是一遇鐘情有情郎,“逢郎欲語低頭笑”[7]則也算是合理,再如“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8]般,雖故作姿態卻也還是透露著嬌羞之情,而嬰寧非但沒有感到害羞,反倒轉頭就跟身邊的婢女取笑道:“個兒郎目灼灼似賊!”[9]58就這樣說說笑笑地走開了。再次見到王生,她也沒有倉皇逃走,只是含笑拈花地走過去,時不時露出半個面孔偷看;家中來了客人,讓她過來打個招呼,竟然在門外就開始笑嘻嘻的,不成體統,被喝止之后沒幾句話的功夫,“女復笑,不可仰視”[9]60,這該是何等的放肆;等走到了門外,更是縱聲大笑!

  第二天,見到王生依然是狂笑不已,笑得竟從樹上摔了下來,對于一個才來家里的客人,就算是在如今社會,也該是尷尬無比,更何況是封建禮教嚴苛的當時。

  來到王家之后,嬰寧依舊本性不改,“嗤嗤”“濃笑”“放聲大笑”,時時處處笑得沒有規矩。更離譜的是,在莊重的大喜之日,嬰寧居然笑得連新嫁禮服都穿不上,只好作罷;既然已經成親,見到陌生男子本應懂得避諱,嬰寧卻不懂,在墻頭遇見西鄰男子非但不躲,還依舊是笑盈盈的,最終招致誤會。直至被王母狠狠地教訓了一頓,責斥她險些牽連王生無顏見親朋,告知她“人罔不笑,但須有時”[9]63的道理。自此,嬰寧再也沒有笑過。

  成親前,嬰寧從來沒有受過任何封建禮教的束縛。她本狐貍所生,鬼母撫養長大,從小也沒有兄弟姐妹的陪伴,她的成長與普通女子不同,她遠離世俗,沒有條條框框的限制,完全身處封建社會之外。鬼母從不會限制她的言行舉止,因為不在俗世便無需俗禮。只在嬰寧將要跟隨王子服出去之時,才教誨她要學些詩禮,為了將來嫁為人婦,侍奉公婆。其實這里就為后來嬰寧不笑埋下伏筆了--在深山多年,鬼母不曾要求過嬰寧任何禮制上的東西,任其天真無憂、自由,而即將踏入俗世之時,卻突然開口要她學習并適應禮制;鬼母生前想必也曾被封建禮教所束縛,因而不到必要時候,她不會愿意讓嬰寧受此苦楚。

  文中有“若不笑,當為全人”[9]61之句,嬰寧確實不全,她殘缺了一張在封建社會里的面具;但“笑”絕不是她的不全之處,那反而完整了她的人性。

  嚴苛的封建禮教嚴重束縛了女性的人格自由,嬰寧作為反抗與突破封建禮教的象征,是女性追求解放與自由的代表,“笑”就是她抗爭的武器和手段。嬰寧這種自由散漫的嬉笑,無所顧忌,與當時的社會相沖突,不被封建禮教的衛道者所接受。嬰寧終究逃不過封建世俗的殘忍戕害。蒲松齡通過嬰寧深入人心的笑試圖讓世人覺醒,而嬰寧的笑最終消失,則是作者對封建禮教及其衛道者的批判與指責,他所捍衛的是自由的人性與靈魂。

  (五)哭笑

  穆時英是新感覺派的代表作家之一,他在《夜總會里的五個人》里以平行蒙太奇的手法描寫了五個扭曲的都市中人,他們表面上風光華麗,實則敏感脆弱。

  一個星期六的下午,金子大王胡均益遭遇破產;大學生鄭萍失戀了;過氣女星在別人的八卦議論中突然發現自己容顏已舊、青春喪失;季潔沉浸在莎翁的悲劇中;還有市政府一級書記繆宗旦,突然收到市長發來的撤職信。這五個人面臨精神危機不知如何解救,他們巧合地相聚在皇后夜總會。

  這個晚上,五個人五種悲傷交織在一起,他們突然變成了“五個快樂的人”.

  黃黛茜聽到胡均益對她說“在我的眼里你是永遠年青的”,猛然笑了起來,并重復著那一句話,一個勁地猛笑,一副樂瘋了的模樣:

  “芝君笑彎了腰,黛茜拿手帕掩著嘴,繆宗旦哈哈地大聲兒的笑開啦,鄭萍忽然也捧著肚子笑起來。胡均益趕忙把一口酒咽了下去跟著笑。”[10]

  歌舞歡場里充斥著笑聲,他們很努力地想要快樂起來。只有季潔沒笑,她靜靜地觀察,看著這一群人,此刻她心里也未必沒有生發出笑聲來。后來季潔不知怎么的竟真的笑了。

  所有人都在笑,他們試圖以笑來掩蓋內心的痛苦不安,掩飾自己的脆弱。夜總會快打烊的時候,時間的足音在他們每一個人的心中響起,他們害怕這歡場的結束,害怕離開這地方的燈光、歌舞和酒,還有這一群人--內心清楚卻能保持緘默,天然的默契讓他們對于那些不愉快只字不提,還能佯裝出歡聲笑語,浮夸地快樂著。離開這個地方以后,哪里還能這樣笑,然而又不能哭,等到第二天一切令人痛苦的現實找上門來,他們的脆弱與孤獨將無處可逃。

  以上看來,所有的笑都只是作品人物在笑?仔細聽聽,在閱讀過程中,難道讀者你沒有笑的時候?覺得有趣的時候,覺得可笑的時候,覺得痛快的時候,覺得可愛的時候?作者也有笑的時候,作者所笑的意義更加豐富,有時候他變成讀者而笑--當他面對自己的創作,變成一個“隱含的讀者”監督自己筆下的一切,他設想讀者的反應,試圖了解讀者的需要;有時他是站在創作者的角度而笑,創作者為何而笑,其原因的探索意義更大,因為它可能牽涉全部行文的動機與目的,還有作者深藏的、所指的真正意圖。

  所以,笑的發聲者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三、笑的發聲者

  (一)人物的笑

  人物的笑,是指作品中對人物笑的直接或間接描寫,笑從人物本身生發出來。在文學作品中,笑的直接表現分量最多的人物里必有嬰寧,《嬰寧》全篇四千余字,而涉及“笑”的就有四十多處了。作品中人物的笑是最顯而易見、最富感染力的,它通過具體生動的藝術形象給人以最直接的感受,它能感染作品中的其他人物,嬰寧每日孜孜憨笑,“每值母憂怒,女至,一笑即解”[9]63;也能感染讀者,在閱讀該作品時,時常想到嬰寧單純可愛的癡笑態,便不知不覺笑了。

  (二)作者的笑

  作者的笑被融合在作品里。在作品中,創作者首先作為笑的發聲者,表達他自身強烈而真實的感情,或抒情,或譏諷。

  例如盛唐詩人李白,“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11],李白的自信人生充滿了笑,他的詩作,除了飄逸雄奇、豪放灑脫的風格之外,多的是歡笑之音--大笑、狂笑、自笑、卻笑,他的浪漫、理想與自信皆付于此,他豪放不羈的人格也突顯于此。

  魏耕原教授說李白是“用笑來暢豁自己的胸襟,也用笑譏諷抨擊邪惡的事物。用笑描繪贊美世間美好的事物,也用笑鄙夷一切平庸與丑惡”[12].可以說,作者的笑,有著自己明確的價值判斷。笑,可以是作者筆端的一股劍氣,增加了筆桿子這一武器的銳氣和力度。

  讀懂作者的笑,我們更能觸摸到作品的靈魂。

  (三)讀者的笑

  滑稽的場景和人物最能引起讀者和觀眾的笑,人物與情節的錯謬、荒唐則是最佳笑料。

  諷刺小說里的“笑點”也是絕佳的,如魯迅筆下的孔乙己和阿Q:一個是封建社會末期下層知識分子的典型代表,古板迂腐,頭腦中只有一些四書五經、八股文章,在時代更迭之際,已經派不上任何用場了,但他仍舊脫不下身上的舊長衫,因為那象征著讀書人的身份;也放不下嘴邊滿口的之乎者也,時刻要向人強調自己是個讀書人。他的靈魂已被封建文化和科舉制度所腐蝕、殘害。阿Q是個可笑可憐、可悲可恨之人,他的精神勝利法最是好笑,也是魯迅批判最重之處--一個安于做奴隸的人,一個對于眼前沒有追求的人,用魯迅的話說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這種諷刺性的作品,會讓讀者笑著笑著就啞了,這種戛然而止的笑,也是值得賞味的。

  然而,無論何種笑、何人笑,終究不可避免一種喜劇性意味。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巧合,或者說,是一種必然。

  四、永遠的喜劇性意味

  “笑不是誕生于昨天,你不能將任何事情置于不情愿的笑之上。”[13]沒錯,笑的發生需要具體的環境,包括當下的事件、牽涉其中的人物,以及此時的所思所想,笑是無法被逼迫也無法被禁止的--即使表面順從,內心也會有最真實的笑。

  柏拉圖、笛卡爾從愉悅與否或是否帶來痛快來判斷笑的本質,明顯是不明智的做法,因為顯然苦笑就不能帶給人身心的愉悅。弗洛伊德說用機智和技巧造就的幽默,讓聽眾的壓抑得到釋放,產生愉悅感,最后爆發出笑聲;在弗洛伊德看來,滑稽和幽默是有區別的,他認為滑稽透露的是對人類社會關系的一種無意的洞察,并且對滑稽者具有攻擊性。另外,埃德蒙·伯格勒所闡述的觀點是,笑是為了減少恐懼,釋放精神壓力,在這一層意義上,他無疑也是從精神分析的角度出發的。

  以上幾種,無論是機智與愉悅的觀點,還是為了減少恐懼、釋放壓力的觀點,均是片面說法,但這并不代表筆者要抹煞笑的喜劇性,反之,本文所要強調的正是這當中的喜劇性意味。

  嘲笑帶有一定的攻擊性,赫淮斯托斯的遭遇,令人心生幾分憐憫與同情,但是故事再往后面發展,讀者未必不會自然而然地加入嘲笑的行列,因為故事本身就散發出喜劇性。天神因幸災樂禍而嘲笑,而讀者的嘲笑,是因為發現了赫淮斯托斯有他可笑、不盡值得同情的地方:他認為阿芙羅狄蒂輕視自己是因為自己跛足,所以他把責怪全加于生育自己的父母身上;妻子出軌,他首先想到的是要對方償還之前的聘禮;而不愿放走阿瑞斯的理由居然是怕他逃脫罰金的債務……

  老瞎子的苦笑自然悲絕,但他這一結果從一開始就是注定的。那需要一千根彈斷的琴弦的藥引子本身就充滿喜劇性,一張原本虛無愚昧的藥方卻給了老瞎子生活的信仰。命若琴弦,說斷就斷,所以這里的喜劇性不是來自化為烏有的期待,而是期待本身虛假寄托的本質,猶如空洞的理想。然而,他還要把這份期待傳遞給小瞎子,這是一種重復,滑稽的重復。

  范進喜極而瘋,實屬反應過度,可以說是一出情景喜劇。范進的表現是一種倒置,當他瘋笑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引人發笑了,他的可笑甚至會讓人暫時地忽略他的可憐,也因此成為了后人嘲笑的對象。胡屠戶一記耳光就把他拍醒了,看來從前受辱的苦日子讓他比較接受得來。

  嬰寧愛笑的性格是自帶喜感的。嬰寧笑得好看,給人以愉悅感;嬰寧笑得好聽,如泉水叮咚,如荷香幽然;最重要的是,嬰寧笑得好玩,讓你也忍不住要跟著笑起來。

  夜總會里的五個人,他們巧合地撞在一起,各自佯裝著快樂,都以為把內心的悲傷掩藏好了,但是,作者的零聚焦敘述透露了一切,讀者俯視著看清楚了一切,所以他們瞞住了誰?誰也沒有瞞住,不免讓人想起掩耳盜鈴的故事,喜劇之感油然而生。

  真正的笑只屬于人的范圍,它源于多種因素的綜合,也蘊藏著多方面的內容,每一種笑都是特殊的,不可一而概之。不管何種笑、何人笑、笑何人,要分析表象之下的本質意義就必須放到笑的發生環境中去,顧全各方因素,方可見其特殊性。

  參考文獻

  [1] 讓·諾安。笑的歷史[M].果永毅,許崇山,譯。北京:三聯書店,1986.
  [2] 魯迅。魯迅全集:第二卷[M].魯迅先生紀念委員會,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2.
  [3] 荷馬。伊利亞特[M].傅東華,譯。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4] 荷馬。奧德修紀[M].楊憲益,譯。北京:中國工人出版社,1995.
  [5] 史鐵生。命若琴弦[M].北京:中國盲文出版社,2006.
  [6] 吳敬梓。儒林外史[M].馮保善,校注。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
  [7] 白居易。白居易詩選[M].汪啟明,選注。成都:巴蜀書社,2000.
  [8] 高磊,張艷玲。宋詞鑒賞大典:下冊[Z].北京:中國畫報出版社,2002.
  [9] 蒲松齡。聊齋志異選[M].嚴薇青,朱其鎧,編。濟南:齊魯書社,1984.
  [10] 穆時英。穆時英短篇小說集[M].周斌,編。長沙:湖南文藝出版社,1997.
  [11] 李白。李白詩歌全集[M].王琦,注。劉建新,?。北京:今日中國出版社,1997.
  [12] 魏耕原。“笑”在李白[J].福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5(3):67-73.
  [13] 埃德蒙·伯格勒。笑與幽默感[M].馬門俊杰,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

    吳福順.笑的審美特殊性審視[J].東莞理工學院學報,2019,26(06):50-55.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赌场筹码500